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云南行  

2008-05-29 11:44: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13日夜里,我们一踏上丽江这块土地,只觉得月朗风清,和南通的月色对比强烈。第二天一早我们要经过六个小时颠簸到泸沽湖,导游打趣地告诉我们:哪些山的名字叫按摩山,路上车将为我们作一次全身免费按摩。可见山路的崎岖不平。而就是这样一条山路还是在○二年通车的!触景生情,觉得摩梭女杨二车娜姆,从山沟里一路走向世界的艰辛和不易。她曾把自己比喻成一条不死的鱼:“我已经练成了一条不死的鱼,我在清泉里能活,在臭水沟里能活,在大海里能活,就是在金鱼缸里也能活”。我在一路上也就一直问自己我能在这里活吗?我能在任何环境下尊严地活吗?

一路上看到群山之中散落着一些村落,这些房子大部分用泥土或木头做墙,黑瓦做顶,再用木桩围一个小院,院里种几颗正在开花的树,旁边常有溪流飞奔而下,非常入画。而当我们把车子停下休息时,一会儿就围上来一群穿着彝族服装的妇女儿童,他们向我们的车伸来一双双肮脏的手乞讨。车上远观时,鲜艳的彝族服饰衬着赭石色的房子是如此美丽,现在近观是如此的粗糙和邋遢!眼前这些木屋简易得像工棚。人类建筑史上,大致可以粗略地分三个阶段:最原始的穴居,再到简易的棚屋,再到各式各样风格的民居。而这里的彝族人家好像刚从原始穴居脱胎出来,屋里很暗,木板之间的缝隙渗进一条条光线,旁边搭几个床,为了取暖,中间烧着火塘。顶上吊个电灯,灯泡被烟熏得黑黑的,家里看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我很难过!原先羡慕彝族人家周围拥有这么壮丽、神奇的自然环境:高山急峡,绿水葱葱。现在看到他们如此贫困,这诗意、田园牧歌般的景色对他们来说就失去了应有的魅力。贫困和文盲往往是孪生的,在这里看到最好的房子都是希望小学,偶尔看到一些卫星接收锅,让我惊讶。远程教育原来在这里落实了。

 

 我们一行在14日下午三点到达泸沽湖。“啊!真美!”这是我们第一眼看到泸沽湖的赞叹。

   泸沽湖,一汪静水,衬上变幻的云彩,清澹而神秘。几屏神山的背影突兀于水边。影影绰绰的独木舟和捕鱼人的剪影,无比生动,刚好成为镜头里的模特。

  我们坐上摩梭人特有的独木舟———猪槽船,划向湖中的乐水岛。此时的泸沽湖,明镜一般:云自无心水自闲,百里玻璃几叶舟。湖面上还有零星的野鸭点缀着。摩梭小伙子和摩梭姑娘一边划船一边唱起动人的情歌,这边飘过去:“小阿妹……玛达米……” 那边荡过来:“小阿哥……玛达米……”一唱三叹,回肠跌宕,悠远感人。天之光、水之色,加上这天堂之清唱、唉乃之水声,置身其中,我无言而有泪意。

我们走进湖畔摩梭人居住的村子。摩梭人热情好客,虽然生活其实很艰苦,但乐观的情绪总是写在他们风霜的脸上。摩梭人信仰藏传佛教。他们的家庭是地球上仅存的母系家庭。妇女有着相当高的地位。青年男女不娶不嫁,采取走婚的形式。成年女子在自家的花楼里,夜夜守候意中人来借宿。男女之间重感情。他们的结合不受任何人的支配,交往离异都自由。双方各自住在自己母亲的大家庭里。孩子归女方。没有媒妁之言,没有父母之命,更没有婆媳和财产之争。大家互相尊重和睦相处。我有一些困惑:同在一片蓝天下,竟存在如此不同的生活方式。孰优孰劣,隔着文化的大山,作为局外人的我不好妄加评说。但问题百出的物质文明社会,难道不应该从他们的生活方式中受到一些启发吗?

 夜晚慢慢地渗进高原湖的世界。夜色如水。在摩梭人的村坝上,在篝火旁,一曲笛子吹奏的悠长的甲搓舞曲如火跳动。摩梭青年男女们身着盛装,手牵着手尽情地载歌载舞。男跺脚,女摆手,舞步时慢时快,不时引吭高歌,节奏分明,气氛高涨。引得我们也加入跳舞的行列,摩梭小伙拉着我的手教我跳舞,欢快的歌声照亮整个村寨……

   跳完了舞,我们去吃烤全羊,一边烤一边和素不相识的旅游团, 面对面进行对歌,直到唱倒对方为止。爽透了!第二天清晨,我们离开泸沽湖了。我们在湖畔度过了难忘的夜晚。车子上到山顶,我们都不断地回望格姆女神山下的泸沽湖:晨曦中的湖水恬静地凝在那里,如鲜奶一般,浸着她的三个小岛……

遥远的又复归遥远。

 

3月15日,又是经过六个小时的颠簸,我们在下午到了丽江。

     依山就水的丽江古镇,既没有高大围城,也没有轩敞大道,只有属于平民百姓的民居。但它古朴如画、幽深清丽、自然和谐。镇内屋宇因地势和流水错落起伏,这些用木石与泥土构筑起的住宅,融入了汉、白、藏民居的传统,形成独特风格。

     丽江古城以四方街为中心,其他小街呈辐射状向四面八方伸展开去。这里的小店铺林林总总,把弯弯曲曲的街巷变成了对人性诱惑的场所。我们随着人潮在迷宫似的街道中穿梭,钻进各种民族工艺品商店搜寻可意的小东西。我买了五彩的方巾和“叮当”作响的真银或假银的首饰。偶尔一转眼,眼前会铺展开一个的院子,淡淡的阳光照着满院我们都叫不上名的绿色植物和盛开的鲜花,院子里很安静,堂屋前的门廊上有一把木靠椅,椅前的一个古旧的铜火盆,那无处不在的清澈溪水从我们的脚边活泼泼地流过。有时会看到身着纳西布裙女人并排干手工活,那种超然世外的神情像的纳西古乐一样,缓缓叩击着我的心门。这样的丽江让我不得不放慢脚步,想一想我到底要到哪里去,想一想似水流过的岁月终究会给我们留下些什么?只愿我能在年老时,也可以坐在一个开满鲜花的院子里,静静地守着一个暖暖的火盆。所有的荣辱悲喜,都随门外的千年流水逝去。  

   当夕阳将街旁小渠里涔涔的流水染红时,小吃街的红灯笼亮了起来,沿着水流排开一溜矮桌椅——所有的酒吧、小饭馆的楼上楼下早已坐满了食客。英语、汉语、各种的方言热热闹闹。我们也坐进了酒吧,一会儿就自然地加入了对歌的队伍。歌声、碰杯声、拍手声、跺脚声、起哄声闹成一片,大有四海一家天下大同之势。

    深夜,宴会散了,街道恢复了它本应有的寂静,小渠里的流水冲散了红灯笼的倒影也冲去了白天的喧嚣。

16日一早,我们启程去第一站:玉龙雪山。不到十五分钟的车程就到山门口了。

    玉龙雪山是北半球最近赤道的山脉,高山雪域风景位于海拔4000米以上。山上终年积雪,银装素裹。虽不似想象中那样圣洁高远,但在蓝天的背景下一言不发的样子,孤傲冷峻,有性格得很。可惜那天风大,索道关闭不能上山滑雪。

    只听导游讲:我们所在的云杉坪,是纳西族青年男女殉情的地方。以前,纳西族的男女因种种原因不能结合,就会带足干粮,来到云杉坪。他们认为,云杉坪是通往“玉龙第三国”的理想之地,在此殉情可摆脱世间烦恼,升入理想的爱情国度。 食物耗尽的时刻,就是他们的殉情时刻,也是他们爱情圆满永生的时分。以前人们看到这里升起的炊烟,就会感叹又多了一对深爱的怨魂!据说上世纪50年代的一年,还有6对男女来此殉情。 

    我忍不住下车拍了几张照,真冷!我寻觅远处是否还有炊烟时,内心突然有了一种神圣和敬意。除了纳西族,我想至少中国还没有任何一个民族产生过这种美丽凄清、至诚至纯、催人泪下的习俗了!我也不知道殉情体现出了纳西人怎样的民族性格和民族文化心理,但他们那种誓死追求自由和幸福,"不自由,毋宁死",他们那种无限向往人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精神,却是那样的感人。

想着凄丽的爱情传说,不由忘掉未上玉龙雪山的遗憾。也好,也好。

 

接下来我们去了玉龙雪山脚下的东巴民俗馆。

     东巴教是纳西族原始宗教,其祭司叫“东巴”,意译为智者。东巴文化就是东巴世代传承下来的纳西族古文化。

     我喜欢富有原始气息的东巴画,它和南美和非洲部落的画一样艳丽、粗朴。

     我们还听了纳西古乐,未经污染的音色,集古乐曲、古乐器、老人为一体,不愧“中国音乐活化石”的美誉。

最开心的是看东巴舞,导游告诉我们《东巴舞蹈》是研究人类原始舞蹈的起源和早期舞谱形成的极难得的经典。 他们模拟一些驯服的动物的动作狂舞,跳得彩羽、白灰满天飞扬。最后他们邀请我们加入跳舞的行列,我们也放开来在广场乱跳,好像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

   

接下来我们乘车去长江第一湾和虎跳峡。

    从丽江到长江第一湾只有四十五分钟车程,司机告诉我们,金沙江突然在这里拐弯180度,冲开崇山峻岭的重重阻拦,掉头北上又东去,形成著名的“万里长江第一湾”。真真看了也不过尔尔。

坐在车里,沿着金沙江一路上只见山萦水绕,江流开阔平缓,江边柳林如带,四周有层峦叠嶂的云岭山脉绵延环抱,层层梯田盘绕山坡,与平畴沃野、村落瓦舍相连。我越来越觉得这第一湾看似平常却意义重大!也正是这样的一个大弯,才使得长江与它并排而行的怒江、澜沧江不一样,不是继续向南以流去异邦而告终,而是倔强地扭头向北,硬是让长江在中国的境内汇进海洋,孕育了华夏文明。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弯可歌可泣!由江及人,人生的每一次转折一定有不一样的境遇,我有勇气来个转弯吗?

大约车过半个小时,只见谷深流急,两岸是石壁一样高耸的青山,江波在石壁上撞击后发出的低怨,看来虎跳峡快要到了。

    虎跳峡镇自称是香格里拉的门户,街上的建筑毫无特色,又乱又商气浓,愧对了“门户”之称。幸亏虎跳峡不愧对世界著名大峡谷之称。

    只见两岸峭壁连天,江面上浪花翻卷,涛声震天,溅起的水雾,在幽幽的大峡谷中弥漫,我们一会儿下到谷底,凭栏直视峡谷江水奔腾喧嚣的雄浑场面,江水从最窄处夺路而出之时,它怒吼着、暴跳着、肆虐地挥洒着它的万钧之力,无所顾忌地展示着它桀骜不驯的灵魂,它征服了一个个横亘在江心的巨石……

  我站立在那里,让这滂湃的流水注入我的生命中,润泽我的精神世界。愿我能听懂造化的物语,读懂自然之书中那深藏的智慧,找到我生命中的痛苦之源,找到我人生中的幸福之根……

       跨过金沙江,就到了迪庆高原的境内。车子越往前行驶,我注意到民居建筑越具有藏族风格。导游说,现在我们正行驶在茶马古道上,准备去下一站--香格里拉。

 

啊?我不敢相信这平坦的柏油路就是闻名的茶马古道!我以为这号称西南丝绸之路的古道应该是一条被马蹄打磨掉棱角和被踏出一个个深深浅浅的窟窿或者长满了厚厚的苔藓的石头路。应该是显得有些神秘的透着深沉博大的文化内涵和历史底蕴的路。而不应该是脚下这条标准二级公路。看着路旁新种植的小树,为平息心中的不满,只好听导游讲一些岁月掩盖的传奇。可是坐在车里,听着音乐,我怎么也体会不出当年马帮的悲壮。只是冒出李白的诗句:“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香格里拉”是“世外桃园”与“伊甸园”的同义词。我住长江尾,香格里拉在长江头。香格里拉对我不仅是遥远的景观,也是我家园的源头。期望很高,它会让我失望吗?

     沿着盘旋的山路,汽车越爬越高。

     路上我们发现这里的山上、树上常挂着一些花花绿绿的布条,导游说,这叫经幡。藏族人有的不识字,只好请喇嘛和识字的在布条上写段祝福的经文。五颜六色的布条在风中哗哗作响,声如人语,好像在替自己祈祷。日祈祷、夜祈祷,在风中,在雨中、雪中、雾中祈祷。

     我特别感动,本来我觉得这些被风刮在树上的褪色布条不美,原来它是人对神的代言者,经幡在我眼里就变得既抒情又有哲学意味了。

藏民的宗教有着朴素的原始风貌,他们敬畏大自然,高山、湖泊都有神性,风是大自然的呼吸,神的滑行,风中的经幡是藏民虔诚的私语。我喜欢这样浪漫的宗教,这是我第一次耳闻目睹到经幡,尤其是在薄暮时分,苍鹰在经幡上空掠过,它是那样美丽的一道人文风景。

 

       汽车在疾驶,我们要在傍晚前赶到香格里拉的纳帕海草原。和我们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恬淡:

      远处是霭霭的雪山,近处是重重的山峦,牛羊散漫草原上,牦牛踏着缓悠悠的步子穿马路,一点没有害怕汽车的样子。黛色的青稞架在空旷的草原上像雕塑,藏族村寨民居在夕阳下呈不同的层次。

      这里的民居叫藏式碉楼,一般分两层,底层关牲畜,二层住人,白色的碉楼墙身深厚,造型粗犷,家家屋顶上有玛尼堆,玛尼杆上挂着写满经文的彩色经旗。上小下大的宽边黑色门窗框上雕刻一些花纹,远远看去透出一种骠悍的气质,和这里的男人一样。

      这里的女人以黑为美,丰满身材透着野性。身穿色彩艳丽饱满的藏服,左袖毛皮,右袖衬衣。戴着毡帽,披金戴银和“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多变气候和风景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一支绚丽的交响乐。

看到这些,我忍不住低呼--哦!我终于到了香格里拉!

傍晚,我们到达纳帕海草原。

       纳帕海意为善变的湖泊。这个季节水面清浅,枯草和周围粗犷的高原风光很协调,阳光透过云层像舞台的追光打在身上,真是个适合纵马扬鞭的地方。我们各自租了马,马夫怕我们不会骑马,不给马鞭,不允许策马飞奔。我们只好骑马漫游在草原上,倒也逍遥自在。

       沐浴草原清新的空气,天空很低,感觉离神灵很近。我觉得整个身心都融在了这片神秘的旷野中。这是一种绝然全新的感受,虽然短暂但却可能成为我人生中的一粒美丽珍珠,令我终生难忘。

这样一种风景,是只需一个人去领略的。在这种环境下,可以还原我们原本最朴最质纯的心灵。站在心灵的天边,觉得一个人的风景很美很惬意。 

 

 晚上到县城安排住宿。

    遗憾的是我们在香格里拉的首府中甸县城没有看到一栋迥别中原地区的建筑。城区汽车一过,尘土飞扬,街面河水脏污,再加上毫无地方特色的建筑,让我很难和香格里拉净土联系在一起。这一点,香格里拉应该向丽江学习!

      夜里我们驱车前往一藏民家家访。

     说是藏民家没有错,但不是典型的藏族民家,类似于一个集餐饮、歌舞表演于一体的场所,由一个家族9口人经营。下车后发现房子很大,雕梁画栋的,门口关着一只藏獒。碉楼分上下两层,外加一个阁楼,据说贷款200多万元修建。有餐厅、歌舞表演的客厅、甚至有几间客房。楼梯口有一位扎西和一位卓玛唱着高亮的藏族歌给客人献青稞酒,我们每人喝了一杯酒就上了二楼的客厅。客厅装饰得花团锦簇、喜气洋洋,藏味很浓。引得大家坐下后猛拍照。 客厅靠墙的四面排满了条桌,总共能坐一百来人,桌子上面放着青稞酒、酥油茶、青稞、酸乳酪、青稞炒面等东西,只是不知这种场面能有几家藏民享受得起。

这里已经来了几个旅行团了,我们也找了一排桌子坐下。主人为我们倒上酥油茶,斟上青稞酒,耐心地教我们做糌粑。一会儿端来了烤牦牛,我们手里撕着牛肉,喝着微咸得酥油茶,性格也变得像藏民一样豪放。

今晚这家人为大家 “跳锅庄”。“跳锅庄”就是当地节庆时跳的集体歌舞。女主持的美丽奔放让我们见识了另类的美。她说:如果要问藏民最高兴的时候会做什么?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说:“跳锅庄。”如果要问藏民什么时候最开心,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跳锅庄。”如果要问什么能使藏民如醉如狂,所有人都会回答你:“跳锅庄。”跳锅庄就是转圈圈。转圈圈就是转生命,感神恩,庆丰收,转来世,洗灵魂。在美女的鼓动下,场面很热烈。“雪山哟,快闪开,我们展翅飞;江河哟,快让路,我们迈开舞。”男人甩开长袖,伸展双臂,抖动肩肘,倾身俯地;女人们袖花翻飞,顿步旋身。男人们高呼“喂喂,”女人们应声“哦哦”。歌声高亢明亮,尤其是女声,纯朴、有穿透力,高音似乎要钻到云里去。大家争着上台敬献哈达,最后邀请我们一起跳舞。

深夜,我们在明净的星空下返回,一路上头脑中还萦绕着藏民的嘹亮的歌声,藏民所传达的这份人情就是我寻找的香格里拉吗?

 

3月17日一大早,我们来到碧塔海景区。当地人说起碧塔海的来历,都认为是天女梳妆时不小心失落了镜子,镜片破碎后洒落到林海中,形成了许多高原湖泊,碧塔海就是其中最美的一块!

清晨的原始森林弥漫着薄薄的雾气,冷冽的空气带有一股特有的清新气息;旅游淡季加之时候早,林中只有我们一辆车。忽然一缕阳光穿透密集的树冠层,照射到前面不远的林中空地,周围的树顿时显出强烈的明暗反差,我们赶紧掏出照相机,把沿路美丽恬静的景色拍下来……

到了里面,我们顺着从原木搭建而成的栈道拾级而下往森林深处走去。冬末春初,老树枝干遒劲,草原遍地银辉,四周一片寂静。因为冰雪没有化尽,路有点滑,同伴一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发出一声尖叫,声音不算很大却穿透了整个林子,旁边正在闭目养神的马儿也睁开了眼睛,望着我们,好象在抗议我们为什么要打破这里的寂静。 这是一个远离尘世、自然天成、宁静清幽的世界,栎树、雪松,静静地生,默默地死。树身上挂着松萝,垂在空中,如丝如缕,如飘如扬……

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前面豁然开朗,一个大湖赫然就在前方显露出来,这就是碧塔海了。它像一个白净光洁、晶莹透亮的大银盆,明艳不可方物。湖的面积不大,湖畔的大片草地上数十头马羊悠闲地吃着草,一束束晨光从云层里射下来,树、草、水都浸透出清新的亮光,微风拂过,碧水荡起涟漪,水流仿佛从心间淌过,空气中弥漫着雪山的气息,森林的气息,草地的气息,吸入肺腑是那样令人身心舒畅。进入碧塔海,追随一路美景,犹如进入神话世界。 

我们顺着栈道凑近她,深深地呼吸,不敢说话。我深深陶醉于这广阔宁静的世界,我见到了自然界最初始最完美的和谐,美得无可挑剔,美得让人怜惜,以至怕我们的惊扰使眼前的美景荡然无存。 能来此观赏这样一幅美仑美奂的美景,真是一种福份!

也许这就是我寻找的香格里拉。

 

     在去噶丹.松赞林寺的路上,我一直回味着碧塔海的美景。

“看呐,松赞林寺在那儿!”车里谁喊了起来。

眺望这远离嚣喧的喇嘛寺庙,雕堡式的建筑群,依山势而建,气势宏大壮观,厚重庄严的土黄高墙,黑色的窗框,鳞次栉比,在烟云笼罩中酝酿着一种肃穆神秘和苍凉雄浑。近观老墙林立,像一幅立体的油画;深巷纵横,宛如进了一座迷宫。特别是寺内右侧废弃了的旧寺。厚厚的土墙,上面蔓着苔藓,齐人高的蒿草,山墙断垣生着一支支烛形般的菇草……顽强屹立的断垣残壁不禁使人感到一种历史的沧桑美,还让你不得不佩服它对故土的依恋和执著。它和松赞林寺连在一起,显露出一种历史的纵深,一种文化的渊厚! 

跟随卓玛鱼贯进了大殿:哇!好大的一个大殿,因大门关着,靠高处的窗透进光线,有点幽暗,异常肃穆,带点威严与神秘。大殿周围高大的墙上满是色彩鲜艳的壁画。我仿佛踏进一个古老的梦:空气中弥漫着藏香烛和酥油的气味,朝拜的人手中的转经筒转着飘渺的声响。在酥油灯的闪闪烁烁中,感受着一种奇特的文化蕴意。 藏文化中我觉得唯一缺憾的是:粗朴、大气,但不重细节,不精致。

寺里穿着红袍的小喇嘛们善善纯纯的望着我们,与他们交谈,总是掩口笑而避开。让我震惊的是一位老喇嘛的目光,似乎是默然,又似乎是洞悉和深邃。被他的“佛”样吸引,我们往他旁边的化缘盘里放了钱、磕了头,他看也不看替我们每人做了加持,并赐我们每人一串手珠。

卓玛领着我们顺着高高台阶,来到山门前的正前方,这里非常开阔,一无遮拦,远处雪山的诸多雪峰,被中午的阳光照得透亮,前面湖泊一片,清明如镜,屋顶镀金铜瓦倒映水中,烟烟放光,真是好风水。

应该说,去噶丹.松赞林寺的感受与游自然景观有很大差别,但我又说不清,也许在心境的某一点上有一种宗教感悟罢!

在松赞林寺的历史上出过几位高僧,在这里高僧也是思想家。我觉得这里出思想家有很多理由:在这里当喇嘛是荣耀,当了喇嘛也没有衣食之忧,可以腾出大脑来思考根本问题;香格里拉的地貌和环境能营造出叫思想家喜欢的幽静、孤寂的心理氛围;寺庙里有丰富的藏书能饱览前人的思想;这里的人和高原雪域是那么贴近,对大自然的崇拜使人感到人与神灵息息相通,天人合一。

 

下午去大理,路上要走七个小时。

我闭目不养神,在回味这次香格里拉之行。我总是在问自己:如果让我定居香格里拉,我将做些什么?

如果我没有衣食之忧,我就放牧、看风景,多好!可是这样过一辈子我可能无聊得受不了。

可能我真正融入藏民,做一位藏民的妻子,生儿育女。吃不合口味的食物,过原始的农牧生活。这样过一辈子我更受不了。

要么我画油画,写文章,专门描述高原风光;要么我虔诚拜佛研究宗教;凭我的毅力,想像起来潇洒,做起来难。

最美的是有一台先进的电脑和世界联网、有衣食无忧的保障、画点油画、写写文章、欣赏风光、和各种藏民、高僧交朋友、唱歌、跳舞…….啊!这样的人生值得一过!

但,这是我的香格里拉吗?

香格里拉有一个充满智慧的传说:有位壮士在前往香格里拉的途中,经受了999次艰难险阻。之后遇见了一位智者。长者问他何往?“寻找香格里拉。”壮士答道。智者说:“你经历了999个艰难险阻,辛苦了,你不用再远行了,香格里拉就在你心里。”我也确信香格里拉不用到外面寻找,应该回到自己的内心寻找。过已经习惯的生活,在红尘滚滚中,看潮涨潮落,只要心中有自己的净土――香格里拉。

 

晚上我们在大理洱海边吃饭。

女儿是个金庸迷,她很向往《天龙八部》中描绘的西南边陲那个神秘的大理古国。她听到我就在大理羡慕得不得了,她随口说出了几个地名和寺庙的名称要求我拍几张照片回来。可惜我们在大理只住一个晚上就要去昆明。

18日早晨,在去大理机场的路上,我贪婪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心里怅然若失。神秘的南诏国、大理国、苍山、洱海只能和它擦肩而过了,一灯大师、段誉、虚竹的故事,原本就是杜撰,还是回小说里寻找吧!

 

关于昆明这座城市的印象,我只想说:没有个性!

 

光从建筑上看分不出这是昆明还是南昌等等城市。作为抗战大后方的文化名城,我很希望能寻觅到叫我联想起西南联大、闻一多等当年情景的古建筑;可能是我们停留的时间太短,没有看到。连吴三桂和陈圆圆当年历时三年建的翠湖也看不出与普通的人民公园有什么两样。对我们旅游者来说,千里迢迢飞往一个城市,结果看到的是“百城一面”的单调格局,实在让人失望。 幸亏导游把我们领到昆明著名的餐馆―― “云南人家”餐馆用餐,才让我们觉得昆明之行不虚。

      这家餐馆能容纳千人用餐,装修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情,店堂内收集了大量民间家具、器皿、图腾,进入餐厅就像来到一个民俗博物馆:那石板小路、小桥流水、古井倒影、文物古迹、刺绣写真等等,让人目不暇接。我们品尝着由美丽、淳朴的各族少女端上的正宗云南米线、云南十八怪土菜肴,欣赏着原汁原味的民族歌舞时,使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原始、神秘的远古山寨。

昆明是中国少数民族聚居最多的省会城市之一,这座城市应该像这家餐馆一样,综合民族原素,展示独特的民族风情。不用标语,而用建筑等文化语言来告诉初次来到这里的外地人,你真的到了云南!

 

夜里,在回上海的飞机上,我的脑海里一直想着一位非常有特色的杨家美女:杨丽萍。

杨丽萍用自己的全部身家打造了《云南映象》。她对舞蹈的感悟是:去酸、免甜、避杂,保持原生态。 杨二车娜姆带动了泸沽湖的旅游业。我对她们钦佩的是:她们都在绚烂之后,又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快乐。杨丽萍说:民间的一些优秀艺术正在一天天消失,自己不敢说能阻止这种消失,只是在尽力把它们展现给人们,告诉他们曾经有这么好的艺术存在过。对自己的将来没什么设定,只是想回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踏歌起舞的童年生活。

做让自己快乐的事要有勇气取舍啊!我们每个人都是尘世的匆匆过客,但生命的质量却大不相同。究其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这几天的奔波让我觉得疲劳,戴上耳机想懒懒的睡上一觉。MP3正好在播放歌曲《感恩的心》:我来自偶然像一颗尘土,有谁看出我的脆弱,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谁在下一刻呼唤我。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