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死亡学院(五)  

2009-04-21 12:42:25|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女儿曹安之

 

第五章

“什么?”凌霄被搞得紧张兮兮而又一头雾水,“你们永远呆在学院里吗?”

“大部分是这么想的,反正学院有钱养我们一辈子,”琐笑了一下,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外面的身份——当然是‘生前’的,但是你也必须说你的作为交换,而且我们俩都得发誓保密,当然你我都可以编个假的身份,同意吗?”

凌霄有一些不高兴,心想:“有必要搞得和外交谈判一样吗?”殊不知这也是死亡学院中的一条潜规则,过了一会儿,凌霄点点头,因为他习惯于同意别人。

琐开始讲了,脸色随着回忆阴沉了下来:“我是河北人,从小就上我们市最好的幼儿园,在家长、老师的督促下考进了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然后保送进了北大新闻系。”

凌霄心想:“新闻系的啊,怪不得罗嗦又八卦,不过心肠挺好的。”

“别人都以为我品学兼优,聪明听话,就连叛逆期也没与任人人顶撞过,可是我压抑得太多了,我这么多年来总是被家长、老师牵着鼻子走,没有自己的观念与选择,没有想过未来,活一天是一天,还要装得积极向上,当我硕士毕业后,不知道该找什么工作,选择什么样的人生,后来,我只好去考博士,开学一个星期后,我的一个同学来找我,让我参加死亡学院的试听课,我将信将疑地去了,然后,我加入了北京分院,我也犹豫过,可那是我最空虚迷茫的时候,推荐我的‘同学’其实是北京分院的助教,为了考察我,和我一起考了博士——别惊讶,死亡学院的人都需要那个智商,这个助教就像是来拯救我的天使,我选择了新的生命,半年后,我转到了这里,但是,因为开封总院里全部是天才,我就从北京分院年级第一跌到开封总院班级31,于是我重读了,不过无论怎样,我不后悔来死亡学院!!”

凌霄与琐都沉默了一会儿,凌霄有些不好意思地讲自己的事:“我也从小就品学兼优,不过我比较随便,糊里糊涂地从复旦附中升入复旦医学院,大二时又糊里糊涂地考入了约翰·霍普金斯,几次跳级后,我拿了博士学位证书,然后我就回上海了,有一天,我的女友,也可以说是未婚妻了吧,她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家里,只有脑电波正常,后来,我只好相信她已经死了,我好难过……当院长告诉我可以让她起死回生时,我就决定来这里了,院长不会骗我吧?”

琐冷笑一声:“你值得他欺骗么?起死回生不是不可以,但是起码有博士的水平,你还差远了呢!不过……”他低头思考,“你说你未婚妻还有脑电波,这个有些蹊跷……也许,她也进了死亡学院!”

“不可能的!”凌霄霍地站起,“她怎么可能这么残忍地抛下我?!”

琐脸一红:“对不起,我只是乱猜猜而已,没别的意思。”

这时,一个竹竿似的男人走了进来,冷冷地扫了凌霄一眼,转头对琐说:“你怎么又没关房门?吵死了,还有现在已经2点了,你下午不上实验课?!”

“啊呀!”琐“噌”地跳起来,“谢谢提醒啊,砜矽,再不去,那个变态屠夫又要给我O分了。”他急急忙忙收拾东西。

砜矽盯着凌霄说:“你还没选课?快点吧,不然你死定了。”说完转身走了,也许是因为太高了(2米15),他走路有些左右摇晃。

“选课?”凌霄怔了一下,琐帮他打开网页,登录后找到“课程安排”的“自选课程”,有很多门。

琐急促地说:“不要选太多,院长的‘慢性自杀行为课’千万别选。”

在琐的帮助下,凌霄选了“残缺尸体解剖与研究”以及“食品健康课”,他无法理解地看着琐:“为什么不要选院长的课?”

“第一,他对论文的要求太高,10%的人能及格就是他大发善心了。”琐边说边急匆匆地往电梯上走,“第二,他的课堂上花痴太多,很多人选他的课只是为了欣赏帅哥,经常会有突然事件,比如有冲上台送花,有人因为胡思乱想在课上发出呻吟声……反正院长的课不能选。”

到达目的地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凌霄看了一下实验室门牌:1376203,也跟着进去了,这个实验室比先前的教室要宽敞得多,学生有30来个,看来这门“残缺尸体解剖与研究”还是挺欢迎的,奇怪的是,学生们都抢着靠后的座位,第一排就在讲台前的实验桌都空着。(两人一张大实验桌)

琐见状面如死灰,握紧凌霄的手慢慢走向一张实验桌,颇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英雄气概。

凌霄被人这么拉着手还是头一次,但看到琐的手指因用力而发白,还有些颤抖,似乎想从凌霄手里吸收力量去对抗恐惧,善良的凌霄只好忍住疼,他心想:“以死亡学院的混乱程度(其实凌霄太片面了,开封总院因为林子大,什么鸟都有,加上院长太迷人了,才出现一些事件,正常情况下,纪律是很好的),我们俩很可能被当成同志啊!是不是这个教授很可怕,但为什么这么多人要选他的课?”

两人坐定后,教授也做好了解剖的准备,他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了,黑色的短发很精神地被梳到后面,有点像国家领导人的标准发型,眼珠介于土黄与褐色之间,却没超出中国人眼珠颜色的范围,嘴巴长得不合比例地阔,嘴唇薄极了,不仔细看还以为他没有嘴唇,他身高175cm,属于正常中国人的身高,导师制服(白袍)显得较紧,但不知是他胖呢还是肌肉发达。

琐打开电脑,登录学院主页后,进了聊天室,并暗示凌霄也进去,凌霄瞄了一眼正在翻备课笔记的教授,就照办了。

“屠夫是正教授,自己挺有水平的,但不太会讲课,幸好他对论文的要求不高,我们为了捞点分数才选他的课的,屠夫很严厉的,所以千万不能迟到、旷课。”琐迫不及待的打字。

凌霄歪了歪脑袋,轻轻敲击键盘:“他叫‘屠夫’?这么恐怖!”

“第一,他叫‘胡夫’,拽吧?不知他死后会不会建金字塔;第二,他解剖尸体时很‘过瘾’的,^-^ ”琐的心情似乎好了些,脸色也不那么阴沉了:“第三,他上课非第一排的学生不提问,所以才造成你进门时看到的‘壮观景象’”。

凌霄也有了郁闷的感觉,这时,胡教授开始上课了,他首先从保鲜箱里抱出一节人腿,放到解剖台上,指着还带血的肌肉说:“这个人死时肌肉都绷紧着,确认不是自然死亡,那么她是怎么死的呢?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当然她死时的心理状态是‘意外死亡心理学’上的内容,我这里就不讨论了。”

后面不少女生的脸色开始起了变化,深呼吸几下,还是专心听讲,凌霄毕竟是医生出来的,皱了一下眉后也就没什么反应了,琐把脖子伸得长长的,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胡教授仔细地讲解了人腿的每一部分的表现,以及可以推断出的结论,然后综合起来,推出了死者的死亡时间、死亡地点的环境、死因等等,其中用到了不少比相对论还难懂的公式,计算也极复杂,一般的计算器还派不上用场。

“死亡学真不简单啊!”凌霄又在聊天室里打了一行字。

琐很快接上:“那当然,凡是留在学院任教的导师都是被死亡学深深吸引着的,对死亡学最着迷的还要数院长了,他已经钻研得失去人性了。”

“啊?他怎么了?”凌霄怎么也看不出来温文尔雅的院长会是毫无人性的怪物。

“我以后慢慢讲给你听。”

胡教授的课讲完了,他喝了一口水继续道:“这个星期内你们要交一篇论文,你们可以问我要一些残缺尸体做实验,如果你们认为对于写论文有帮助的话。”

琐暗笑了一下,与凌霄聊道:“我去年的论文拿了满分,今年抄上去不就得了,这就是重读的好处啊!”

“要是被胡教授发现了怎么办?去年的也是他批的啊。”凌霄不喜欢这种行为。

“你以为死亡学院的导师的记性都和院长一样好啊?!”琐不屑地打字,“放心,屠夫很健忘的,他不会发现的,就这么定了。”

凌霄去拿了一只左手,准备晚上照着胡教授讲的分析一下这只断手。

这时,胡教授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提问,就一指琐:“这位同学,请讲一下毛细血管与死因的关系。”

琐正在庆幸熬到下课了,这时来个乐极生悲,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怎么?”胡夫的脸立刻沉下来了,“你没听讲吗?!”他提着血淋淋的剪刀走近琐。

琐深呼吸了一下,结结巴巴地回答起问题,好不容易才回答完整,胡夫脸色缓和了一些:“不够熟练啊,今天就不扣你分了,快回去复习吧!”

接下来的时间留给学生自由活动,晚饭后还是自由活动。

凌霄挤进了电梯,心想:“现在才3点半,死亡学院也不是很紧嘛。”

回到宿舍,琐开始长吁短叹:“这个星期有5篇论文了,查资料都要查死了!作业好多啊~”

凌霄才知道自己没赶在前几天来上课是多么幸运,原来死亡学院的学生也很苦,而且只有本身就智商高的人才吃得消,凌霄开始觉得自己要脱颖而出不太可能了,他想:“院长还夸我是天才,可死亡学院的天才就像中国的大学生一样不值钱,我日后就算有成就也比不过其他人吧,本来我一直很自信,很受尊敬,‘肖主任’,嘿嘿,谁都想不到我现在成了狗屁不通的新生了吧!唉,不管了,先去查资料吧,我可是发过誓不能放弃的!”

接下来的日子,凌霄过得平平静静的,他很勤奋,跟上了其他同学的进度,院长后来也没怎么特别关心凌霄,这使伊洛那帮醋精无话可说,不过院长对论文的要求还真是变态的高,凌霄的第一篇论文只得了55分,琐安慰他:“院长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我才42分啊,你再看看其他人,有像样的成绩吗?这次最高分才68啊,院长太狠了!!”

不过,有个人这几天过得一点都不平静,她今夜又失眠了,在床上翻了身,不停地想:“他怎么也来了?他来作什么?我是很想念他,可是院长太迷人了……我应该怎么做?!这几天我满脑子都是他,看来我爱的还是他,对于院长,只是崇拜么……”

一家小酒吧里,两个缩在阴影里的人正在交头接耳,策划着什么。

死亡学院,本就不是什么宁静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