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死亡学院(九)  

2009-04-21 13:03:18|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女儿曹安之

 

第九章

0:05am,凌霄回到卧室,疲惫却兴奋地打开电脑,进了聊天室:“斓雅,做我女朋友吧!”他迫不及待地发过去。

“嗯,好啊,不过你也太直接了吧,不像腼腆的你了哦!”过了一会儿,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凌霄“呵”了一声,支着脑袋,又打道:“别忘了我们是初识,斓雅小姐。”

“那么,凌霄先生,你就更不应该这么快就表白了。”

凌霄极难得地坏笑起来:“我们一见如故嘛!冷美人~”

“咳,咳,说正事,在A、B、C区遇到了我们就当不认识,校规所迫。”

凌霄现在心情极好,爽快地答应:“没问题,我会尽量忍住!”

“也不许眉来眼去!”

凌霄脸一红:“I Promise!”

狼牙郁闷地坐在床上,心想:“好不容易有了些进展,半路杀出个凌霄来!他们两个似乎之前就认识,凌霄,凌霄,凌霄……不会就是她的未婚夫肖陵吧!天哪——雪炎,你这个老混蛋!怎么处处和我过不去啊?!”

他越想越生气,抓起一把枪就冲了出去:“雪炎,就算只能让你吃些皮肉之苦,我也极乐意去做!”

狼牙刚出电梯就发现校长进了院长的办公室,他往墙角一缩,心想:“等那个老妖婆走了我再去,”转念又想:“她这么晚了去找他干什么?跳舞还没跳够啊?”他轻手轻脚地贴到门上,偷听两人谈话。

“雪炎,你已经一个月没好好睡了,今晚就休息一下吧。”校长妩媚的声音传了出来。

“改完论文再说,你有事么?”院长眼神都没离开电脑屏幕。

“雪炎,我们结婚吧,我怕有变数。”

“早着呢,你急什么?”院长的声音依然温柔而不急不徐。

“我想过了,别无他法,我要你继位!”

“随便,”院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狼牙悄悄溜走了,大口喘着气:“不可能啊!他怎么可以再娶别人?他真的忘了妈妈了吗?!”他咬牙切齿地想:“我一定要阻止他们,不是杀了那个混蛋,就杀了那个贱人!”狼牙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凌霄美美地睡了一觉,早上起来神清气爽,他哼着小曲走出卧室,就听见琐在鬼哭狼嚎:“我还有三篇论文,下午就要发过去了!我死定了——”

砜矽从卧室里扑出来,把琐按在地上痛扁一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保持安静!!!你死定了关我屁事啊?!吵什么吵……”

凌霄捂着嘴边笑边出支了,他先去吃早餐,在自助餐厅看到了白天鹅似的斓雅,他慌忙转过头,因为他怕四目一对上就再也分不开了。

凌霄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对面是同班同学钏钰(他们这一届流行起这类怪名字)。钏钰不冷不热地打了个招呼:“今天你也睡懒觉了?现在都6:30了,吃快些吧。”

“嗯,昨晚比较累。”凌霄喝了一大口牛奶。

钏钰右手支着下巴,自言自语似地说:“等上了大三,能修行了,就不会这么容易累了,像院长就很少睡觉的。”

“哦?这么厉害,如果不是校规严厉禁止,我都想去偷学了。”凌霄把热狗吃完了。

钏钰站起身:“只要没人告发,就不算偷学……我先走了。”

凌霄怔了一会儿,低头边咬面包边思考:“他是什么意思?怂恿我去偷学?对他有好处吗,还是……他在偷学,想找个伴,被告发时还有个共患难的?不过,能偷学我一定会去,因为要赶上狼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必须每天都要进步得比他快!”

午饭期间,凌霄作贼似地拉过钏钰:“怎样可以偷学?”

“我们敬爱的助教——鸦仔。”钏钰神神道道地回答,然后跑了。

凌霄皱着眉回来了,他可没想到鸦仔有这么大的胆子。

鸦仔当了好多年助教了,今年博士刚毕业,目前正在积极申请担任见习副教授,按理说这时候暴出个污点就等于毁了他一辈子,这个平时解剖尸体时手都发抖的鸦仔哪来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凌霄还是决定去找鸦仔,这是他唯一超过狼牙的机会,晚饭后是最好的时间。

鸦仔由于只是个助教,办公室就是他的卧室。

凌霄刚要按门铃,又犹豫了,心想:“钏钰的话可信吗?我这个时候就和行贿差不多了吧,鸦仔这个时候正需要登上副教授之位的阶梯,举报了送上门来的偷学者可是大功一件啊!可是,斓雅……算了,赌一次!”他用力按下了门铃。

门开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孩站在门前,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别惊讶,这就是鸦仔,他七岁进入死亡学院,上学预科后从广州分院转了过来,今年45岁,就博士毕业了,也可以说是个大天才,鸦仔喜欢保持着小时候的样子,就把自己弄得很年轻,第一次看见他的人都会大吃一惊的。

“助教先生,真抱歉来打扰您。”凌霄走进房间,等门关上后才说。

鸦仔点起脚倒了两杯水:“钏钰和我说过了,我愿意接收你。”

凌霄愣了一下,也开门见山:“我想知道我何时能达到您现在的水平?”他心想,“其实狼牙比您还要强吧,超过您才能与狼牙叫板吧。”

鸦仔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会称,才用稚嫩的声音说:“二十年是必须的,还要看你是否努力。”

“二十年?”凌霄差点倒了,“没有捷径吗?”

鸦仔摇摇头:“这事不可能有,一份时间,一份修为,你就老实学吧。”

“好吧,我还有一个问题,”凌霄迟疑了一会儿才说,“您为什么愿意教我?”他观察着鸦仔的神情,怕他生气就不教了。

鸦仔似乎真和小孩子一样毫无城府:“我当然是要好处的,以后我参加什么竞选要支持我。”

“这个没问题。”凌霄觉得这件事也太简单了,不就是投个票嘛。

鸦仔的眼睛眯了一下:“特别是竞选院长时!”

“这个……也可以,只是我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我会尽力的。”凌霄下巴都掉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鸦仔还有这种雄心抱负,院长之位啊,开封总院的院长之位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有多少教授、分院长在竞争啊。

鸦仔把一杯水递给凌霄:“放心,我不是要和雪炎争,他上任四十六年间一个挑战者都没有,我也没这么大的胆子,但是他当了校长之后,院长之位会由谁来当?这时就会有人去争了,但是,雪炎肯定会推举狼牙,再怎么说狼牙也是他的亲儿子,所以,我们有共同的敌人——狼牙。”

凌霄深呼吸了一下,他的目光可没这么长远:“可是,校长之位是世袭制的,院长怎么可能继位呢?还有,谁说狼牙是我的敌人?”

“嘿嘿,很多事情传起来是很快的,”鸦仔慢慢喝着水,“比如你和狼牙好像是情敌。”

凌霄暗骂哪个大嘴巴在到处乱传,只好对鸦仔赔笑:“不错,我要偷学就是为了胜过他,不过,你没回答我,院长怎么会继位?”

“笨啊你,没看见校长和院长是情侣啊?两人一结婚,院长不就有继承权了吗?再说,死亡学院中还有人比院长更适合继任校长之位吗?”鸦仔连连摇头。

凌霄想了想,挺有道理的,赞同道:“这样啊,您真是有远见!”

“呵呵,”鸦仔像被妈妈夸奖的宝宝一样笑起来,“我们开始吧,要抓紧时间哦!首先我要引导你感受到那种神秘的力量,“鸦仔让凌霄吃了一片安眠药,“力量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凌霄昏睡过去了,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黑暗的虚空当中,他转了转身,心想:“我这是在哪里啊?”

鸦仔的声音传了过来:“很好,你挺有天份的,找一下周围有什么光源。”

“你在哪里啊?”凌霄对黑暗有些恐惧。

鸦仔说:“你看不见我的,就像我也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

凌霄疑惑地仔细扫视四周,果然发现右前方有一个小亮点:“找到了,好像离我很远。”

“你过去吧。”

“可是……”凌霄挠了挠头,“这里好像是真空的,我怎么走啊?”

“你只要想像你正在向它靠近就行了。”

凌霄皱了一下鼻梁,“好吧,我试试,这可真荒唐。”他想像着自己在飞快地向光源靠近,果然,光源越来越亮,越来越大。

“圆形的梳妆镜?还是金色的!”凌霄张大了嘴

鸦仔兴奋地叫起来:“梳妆镜那么大?有0.5㎡吧?你是奇才啊!!”

“啊?有0.5㎡,怎么啦?”凌霄听他夸自己是奇才,也兴奋起来。

鸦仔解释给他听:“没人讲过这倒底是什么东西,但是许多人的经验说明圆形越大,日后发展得也越快,我当年才一个小碗口那么大,导师就夸我干得好,你前途无可限量啊!”

“是吗?那太好了,谢谢你,嗯,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鸦仔突然蹦出一句:“你的生命之源是金色的?”

“这个圆片叫生命之源啊,对,是金色的,有什么不对吗?”凌霄挠了挠头。

鸦仔呆呆地说:“学生们叫它生命之源,因为只要它的光不熄灭,人就不会死,你的居然是金色的!传说在600年前,有一对干兄弟发现了自己的生命之源,哥哥的是金色的,弟弟的是银色的,两人创建了死亡学院,当时并没有涉及很多领域,他们只是研究人为什么会出生和死亡,一天,弟弟发现了生命之源的本质,他没告诉干哥哥,因为当时两人有了矛盾,哥哥认为应该把成果公布于众,这样人们就不用再害怕死亡,弟弟认为永生是逆天之事,会的人越少越好,而且让恶人知道了修行的方法更不是件好事,哥哥得知弟弟对他保密时勃然大怒,逼问他生命之源的本质,两人终于动手了,最后哥哥战死,生命之源的本质也没有流传下来,干弟弟为了使死亡学不外传,规定校长之位必须是世袭的,当然,他们这一脉的生命之源都是银色的,凌霄,你是600年来第一个拥有金色生命之源的人!”

“这样啊……那我不会是‘干哥哥’的后人吧?”凌霄打着哆嗦,心想:“我知道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了!是因为死亡学不能外传,那院长还骗我说什么可以为人类带来希望,我当时怎么就这么容易上当了呢?仔细想想就会发觉他当时说的话有些矛盾啊!”

鸦仔“嗯”了一声:“我是这么猜的。”

凌霄沉默着,又想:“也许是因为我也想把死亡学公开才有金色生命之源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