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死亡学院(十三)  

2009-04-21 13:08:42|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女儿曹安之

 

第十三章

2个月后,教室里。

“什么?我!”凌霄茫然地站起,看到旁边其他同学羡慕的目光,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既惘教授(大二的“残缺尸体解剖与研究”导师)向他招了招手,“没错,是你,去学生任务组一趟吧。”

凌霄很呆滞地跟着走了,他真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走运。

从大二开始,学生有机会外出完成任务,一般是调查或者搞一些新鲜尸体回来,这种任务完成了就可以加到壮观的分数,而且分数多少视任务难度而定,但是,大二学生很少有这种离开死亡学院的机会,因为他们实力太菜了,很容易出事,而且对死亡学院的忠诚度也不太可靠,所以,凌霄获得这样的机会实在是运气太好了。

“你的任务是带回一具尸体。”一名任务交接员看到凌霄进来后马上开始工作,“死者是××省省委副书记,也是当地一个大黑帮的老大,死因不明,公开为自然死亡,你的外出时间:9天。”

凌霄开始打退堂鼓了:“这种大人物我怎么敢得罪?我有同伴吧?”

“有,硕士在读生杉谷和博士在读生狼牙。”

凌霄一惊:“这样还比较保险,那我接受任务。”他心想:“有一个硕士一个博士帮忙,明摆着是送我分数啊!是谁这么好心呢?”

“关于死者的具体资料及注意事项会发到您的电脑中。”

“好的,谢谢!”

回到宿舍后,了解到情况的琐眼睛都绿了:“我靠!你小子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啊!!!”

“我倒觉得这事很蹊跷。”

琐正在嫉妒中:“好好干吧,能有什么事?!”

凌霄回到自己的卧室,发现收到狼牙的邮件。

“凌霄:

据可靠情报,这条任务是那个混蛋给我们的,要接受吗?”

凌霄更是无法理解:“院长对我那么好干什么?”他回复了“接受吧,走一步算一步。”

不一会儿,斓雅也发来了邮件。

“霄:

一定要小心,无论有什么事,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祝你早日完成任务!

雅”

凌霄读完后,幸福地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后立即回复。

“这次任务不难完成,安心等我回来吧!”

接着,鸦仔也来信了。

“徒弟啊,

真佩服你的运气,路上多向学长们学习学习,很多应变技巧是课上学不到的,就算是硕士班的格斗课上也不易学到,外出时修练要小心,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鸦仔”

第二天午饭后,三人被带到一间办公室,一名凌霄不认识的助教发给他们三人各一张信用卡和假身份证,还有为数不多的现金,助教还给了狼牙一个黑乎乎的手提密码箱,看上去是那种装钱的箱子,但明显沉多了。

三人走进了离开开封总院的电梯,在助教输入特殊指令后,门关上了,电梯迅速上升。

“狼牙大人,按您的要求,我已带上了枪支弹药。”杉谷恭敬地说。

狼牙热情地一笑:“很好,杉谷,你有十年没外出过了吧?有没有落伍呢?”

“外面的新鲜玩意D区基本都有,应该不会有问题,”杉谷对于这次外出显然是很期待的,十年呆在开封总院,实在太闷了。

凌霄也比较激动:“不知道我不在的小半年里,外面有什么大的变化吗?”

“与世隔绝实在是不爽啊!”狼牙赞同地拍了拍凌霄的肩膀。

杉谷在随后的交谈中向凌霄自我介绍了一下,他来死亡学院有十七年了,原来在丽江分院,大三时调过来的,对军事很感兴趣,枪法在硕士生中数一数二,狙击更是他的拿手好戏,飞机、坦克,潜艇等都会驾驶。

杉谷给人一种忽冷忽热的感觉,似乎有双重人格,但他对狼牙永远毕恭结敬的,就好像狼牙是黑帮老大一样。

电梯停止,门开了,三人走出了小超市后,都情不自禁地深呼吸了一下自然风中的新鲜空气。

“都有些不习惯阳光了呢。”凌霄眯着眼自言自语。

狼牙古铜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更有活力了,他舒展了一下手脚:“出发!”

走了好长一段路才遇到一辆taxi,狼牙上了副加强座位,杉谷和凌霄坐到后座上,凌霄刚想问关于这次任务的事,突然想起《注意事项》里明确说明不许在外面谈到关于死亡学院的任务事,特别是有外人在时,他只好闭嘴,比较郁闷,狼牙倒兴致勃勃地与司机聊天:“这里最近天气不好嘛,风又这么大。”

“天气不好,我们的生意很好。”司机笑起来,露出一嘴黄牙,又点了一支烟,幸好窗开着。

狼牙不以为意,换了个话题:“这里到机场不远吧?”

“嗯,半个小时就到了,”司机三下五除二把烟吸完了从车窗扔了出去,凌霄不禁一皱眉,心想:“遇到素质低的司机心情也就好不起来了,唉!”

狼牙看了看电子表,问他:“能不能快一些?”

“我最爱开快车了,坐稳喽~”司机巴不得也这么说,猛地踩下油门。

凌霄吓了一跳,看到两边飞速掠过的树木连忙说:“安全第一!”

“有安全气囊的。”狼牙回过头朝他歪着嘴笑了一下。

凌霄往后一靠心想:“以硕士和博士的能力当然敢乘飞车,我可不行,要是撞了,就我最倒霉了!”不过,他忘了司机可是普通人,比他还不径撞呢。

“对了,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一带盛传的一个鬼故事?”司机突然开口。

狼牙一边看荒芜的风景一边问:“什么事?”

“你们从那间小超市出来的对吧?”

狼牙点头道:“是啊,我们去买泡面吃,载我们来的司机等不及我们,走了,我们走了好远才看到你的车,这附近真是人烟稀少啊!”

“三年前,我的一个朋友去那间超市买啤酒,仓库门开了,出来一个小姑娘,非常漂亮,她很惊慌,让我朋友载她去市区,我朋友看中她的美色,知道、她身无分文也愿意载她一程,姑娘不停地催他开快一些,我朋友很不解,问为什么,那姑娘说她怕什么,什么死亡学院的人来抓她,我朋友问那些是什么人?她说那里都是恶魔,我朋友觉得她疯了,问她是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她说她是被死亡学院的人骗进去当实验品的,把她折磨死后又让她复活了,但是已经把她变成怪物了,我朋友听了毛骨悚然,问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她说不是,说她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离开把她当成实验品的那个恶魔的力量超过2小时就会死亡,但她逃出来了,想要报警,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们知道接着怎么样?”

三个人都很尴尬,凌霄更是怕极了,他也是被硬拉下水的,他颤抖着问:“不知道,后来呢?”杉谷冷笑了一志:“挺有意思的故事哦~”

司机继续从他的黄牙间吐出阴森森的文字:“不一会儿,后面跟上来一辆漆黑的轿车,紧紧追着我朋友的车不放,姑娘尖叫起来:‘快,再快啊!’可是那辆车的速度就像没有限制一样,我朋友已经把油门踩到底了,但就是甩不掉那辆车,好像就是在这条路上,那辆车狠狠地撞上了我朋友的车,我朋友的车就被撞进了路边的田里,翻了好几圈,而那辆车毫发无损,就像装甲车一样,它在路边静静地停下了,我朋友用力打开变形的车门,他的左臂疼得厉害,幸好有安全气囊,他没什么其他伤,他看了看后座上的姑娘,她浑身都是血,可是她一点都不受影响地喃喃自语:‘完了,逃不掉了……’我朋友这时还以为她是在回光返照,漆黑的车里走出来一个穿着惨白衣服的男青年,我朋友说他看上去太完美了,就像在做梦似的,男青年为那姑娘拉开扭曲的车门:‘和我回去吧!’姑娘不情愿地下车,我朋友鼓了一下勇气,拔出手枪——他以前当过兵,私藏了一把——向男青年射过去,明明每一枪都射中了,明明有血涌出来,可那男青年就像没有知觉一样,他向姑娘伸出手:‘我们走吧。’我朋友吓坏了,忘了尖叫也忘了逃命,姑娘握住他的手,冷冷地说:‘我被你华丽神圣的外表迷惑了,我真的非常爱你,你却只是把我当成实验品!’男青年微笑着问:‘你后悔了么?’‘我……’姑娘突然坚定地抬起头,‘只要你说爱我,我就不后悔!’男青年很平静地说:‘天色已晚,走吧。’我朋友说他一辈子都忘不了姑娘当时绝望的眼神,最后,两人上了车,走了,我朋友现在还声称这两个家伙是鬼变的,你们相信这个故事吗?”

凌霄低头不语,杉谷转头看窗外,也有心事,狼牙皱眉道:“我们是外地人,没听说过,也不信!“

“哈哈——”司机发出像鸭子一样的声音大笑起来,“我也不信,我朋友现在还在精神病院关着呢~这世上哪会有鬼啊?!”

狼牙也放松地笑道:“就是,我也不信有鬼。”

“如果不是鬼呢?”杉谷冷冷地插了句话,又忽然调皮地眨了一下左眼,“我看是你朋友喝高了出现的幻觉吧?”

凌霄的兴致已被鬼故事彻底破坏了,他苦笑道:“反正我超不想遇上这种事。”“可我偏偏已经上了‘贼船’了,”他心道。

到达机场后,凌霄在喧闹的候机室里小声问狼牙:“是院长对吧?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可能的‘男青年’。”

“过去的事你不要管!”狼牙闭上眼拿了个帽子扣在脸上。

凌霄凑到他耳边:“他真会把活人当作实验品?!”

“用活人当实验品很正常,只不过无们平时都用死刑犯这类人。”

凌霄打了一个寒噤:“院长未免太残忍了吧?”

“他经常把自己作为实验品,对自己都那么残忍的怪物会对别人仁慈吗?”狼牙打了三个哈欠。

凌霄沉默地看着天花板,心想:“那他找我作什么?我对他有利用价值吗?”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