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看昆曲有感  

2010-04-30 16:28:4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昆曲有感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最近在外学习,整整花了三个晚上把青春版《牡丹亭》的DVD看了下来,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明清时期的文人雅士独独对昆曲有独钟的原因了,它实在是一个从外到内都极尽雅致的艺术。 她如央视版的《红楼梦》一样精彩,令人回味无穷,堪称经典之作,值得一看,还想再看。

小时候读《红楼梦》写着梨香院中笛韵悠扬,歌声婉转地唱出“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黛玉“不觉心痛神痴,眼中落泪”。虽是初闻《牡丹亭》之名,却将“游园惊梦”烙印心中。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一次和省广电局的一位苏州籍的女局长同席吃饭,席间聊到戏曲,她对我们说,经过百年锤炼,昆曲是最精纯、最精致的表演艺术,优雅到了极点。后来因为喜欢红楼就看了一些俞平伯的文章,他认为昆曲是一种至情至性之物。说昆曲的“水磨腔”像是制作红木家具,最后一道工序是用一种草蘸水细细打磨,将红木质地磨的极其细腻温润,所谓“水磨功夫”是一种极其精致的打磨,追求一种极其细腻、婉转和清雅的感觉。

可那时候我还年轻,不怎么喜欢看慢节奏的戏曲,尤其是对北方的戏很讨厌,电视里一看到扮相俗艳的女人翘着兰花指赶紧把台换掉。即使像黄梅戏和越剧那些唱腔比较温婉的戏曲,也觉得戏词和表演脱不了骨子里的粗浅。京剧是一副官腔,看不下去。昆曲是濒临灭绝,就是想看也看不到。所以我对戏曲就越来越淡漠了。

十年前,白先勇的小说《游园惊梦》和《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觉这位白崇禧的儿子对戏曲和女人心理把握实在太神了,后来得知他是不仅是痴迷昆曲还是同性恋,都一点不奇怪了。因为他生在贵胄之家,又看着家道中落,从小耳濡目染,深谙戏中风月,就寄情文字。后来看到他晚年把将要灭绝的昆曲挽救了回来,在排练青春版《牡丹亭》,我就开始期待了。

在期待的几年里,看过于丹关于昆曲艺术审美如诗如梦般的描述,看到了青春版《牡丹亭》在两岸三地和美国成功演出87场的报道,也在电视里收看了记者对白先勇的采访,他说:“中国文化里有三种艺术让人痴迷———唐诗、书法、昆曲,昆曲就是把唐诗的意境和书法线条的美,用具体的舞蹈音乐呈现在舞台。” 看到这里,我在想:这样的美会美到什么程度呢?

当收到苏大教授寄来的DVD以后,我决定拿出水磨工夫,静下心来,耐心地欣赏。

看完之后,最开心的是我从小讲的是吴语,听里面的对白都像乡音般的亲切。还有的,我只能说,若非亲见,很难想象中国的古典戏曲能演这么美。戏词是不用说了,汤显祖写的本子,自然辞采绚丽、漂亮之极。

舞台和灯光用的是现代元素,名师设计,美得精致、大气、简约。而背景往往很简单:或者是一幅画、或者是几幅字、或者只有椅凳、或者只有灯光。只用灯光营造出一个富有立体感的表现空间。例如一场戏是表现杜父、杜母及侍女春香思念已死的杜丽娘。杜父站在舞台的后方正中位置,杜母站在舞台左前方位置,侍女春香站在舞台的右前方位置,相互交替的聚光下,呼唤杜丽娘,声声悲切,催人泪下。

  服装是“美得令人叹息”。那些服装都是人手工刺绣,在一套套乳黄、粉红、粉蓝、水绿、纯白的衣裙上或绣上梅花、桃花、绿竹还有纷飞的彩蝶,在灯光的掩映下泛出诱人的光彩,苏绣之美展现无遗。把整个舞台美得像如梦如幻的一卷画,似如歌如泣的一首诗!

主要演员的举手投足就别提多美了,戏台上的杜丽娘之美,主要在于眉眼,人未语,眼波盈盈转动,充满了羞涩和温柔。其次在于仪态,不是故作的端庄,而是举手投足间,体现出一种绝代的风华。仔细看了她的步伐,原来前行是踮着脚小步走的,侧行是脚跟和脚掌交替蹭着走的,所以象飘着的一样…… 两位男女主演都师出名家,又正值妙龄,真是灿若朝霞,艳如牡丹,洁如明月;戏台上是顾盼生辉,流光溢彩。见到他们才知道什么叫才子佳人,透过昆曲,才知道什么是中国古典美中气韵生动、含蓄蕴藉、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这样的词不是空泛的。古代的书画、音乐、戏曲、园林、建筑等等皆是相通的,只可惜现在可以感受到的太少了。

一本好剧即使像我这样的外行,也能感受到创作、演出、幕后人员的精心、敬业!但限于个人水平,很多地方不是能欣赏得了的。

比如,我觉得老旦有些老气横秋,和京剧差不多;贴旦则显得过于调皮;整体曲调不如我原来听到的昆曲古雅有韵味;小生虽然唱功很好,但用小嗓假声来唱总觉得太过绮靡,不够大气,不太适应。

不管能不能欣赏,偶尔放慢节奏,享受一些细腻、婉约、唯美有仪式感的东西是很超脱的。

感谢青春版《牡丹亭》带给我的纯美境界,写这篇博文的时候耳边还有昆曲的袅袅余音,眼前还有演员的款款深情。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