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很雷人的自传(5)  

2010-04-07 12:51:48|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老爷沉着脸站起来,运足内力喝道:“我们林家只迎客不迎贼,云掌门还是请回吧!”声音如惊雷般滚滚而出,显出了他内力之深厚。我的神识“看”到云鹤门的弟子都是一惊,攻势顿了一顿,不过有掌门人在后面压阵,他们很快又恢复了信心。

“雷儿怎么还不回来啊?”林夫人有些焦急,轻声向林老爷询问。

林老爷皱了皱眉:“他出去办事都好几天了,这时还不回来,估计有麻烦了。”

“啊?他带走的可是我们八成的精锐弟子啊,这可……”

林老爷摆了摆手,然后对我一笑:“赵公子请慢用,老朽去处理一下,很快就好。”

“嗯。”我继续夹菜,他们家的厨师还不错,有几道菜很有特色。至于外面的情况嘛,只要放出神识探查就行了,没必要跑到现场去看。林夫人刚才说八成的精锐弟子不在,这就对了,本来我就想既然是江南的大家族,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攻进来呢,原来是因为防御空虚啊。

林飞仙掐了我一下:“喂,你怎么只知道吃?出去帮帮忙啊!”

“你老爸还能应付,而且,你家也不止他一个一流高手。”我早就感觉到后花园有一股在江湖人中算是强大的气息,他的能量(内力)和林老爷的很类似,应该是一家人。只是我不知道一个大活人为什么要躲在假山下的密室里,这回林家有麻烦了他应该会出来吧。

林飞仙一愣:“谁啊?”

“连你也不知道……对了,云鹤门为什么要来攻击你家?”我总不能告诉她我是用神识探查到的吧,于是连忙转移话题。

林飞仙攥紧了拳头狠狠地说:“还不是因为那个好色的恶棍!”她开始讲结仇的起因和经过。

林家有个小丫鬟林瑶十分秀丽,某天陪林飞仙出去逛街时和林飞仙走散了,被云鹤门的六师兄撞见,那个色狼就盯上她了,准备把她掳走。这时,林家的大师兄吴惊雷正好来找她,看见六师兄的暴行就立刻出手制止,那个六师兄被色欲冲昏了头脑,竟然出手偷袭比他强一倍的吴惊雷,吴惊雷反击时就把他杀了,两派的仇也就这么结下了。如果只是这样关系还不会闹得这么僵,关键是云掌门的那个败类儿子和六师兄关系很好,这厮就带了一帮师兄弟去偷袭吴惊雷。而林瑶对救了她的英雄有了好感,很快两人两情相悦。那天,吴惊雷和林瑶正在湖边观景,就被云鹤门的人围住了。那个败类看见林瑶立刻惊为天人,下令男的杀了,女的带走。这一战两败俱伤,云鹤门死了好几人,吴惊雷也差点被杀,幸好林老爷及时赶到,把他带回去治伤。那个败类回去后觉得眼不下这口气,在掌门面前不停地挑拨,于是云鹤门和林家交手了几次,梁子也越结越大,到后来就变得无法收拾。最近云鹤门又攀上了官府,发现林家和朝廷的关系有点僵,就自发地前来“围剿”,想要向朝廷表功。

“林瑶比你还要好看吗?”这件事就是因此而起的,我对这个小丫鬟有些好奇。

林飞仙瞪了我一眼:“大色狼!”

“什么嘛,就是问一句而已。”我很委屈,她为什么又冲我发火了啊?!

林飞仙看到我的神情突然笑了:“呆子,我和你开玩笑呢。你要是有色心,就不会抓走上官晴柔的父亲了。林瑶嘛,她粗看上去也就比较秀气而已,算不上非常美,但是能令人越看越喜欢,而且她笑起来特别美,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见了她的笑容都会惊呆。”

“哦,这就有点奇怪了……”我放下筷子,站起来,“走吧,出去看看,你老爸那边的情况有点糟了。”

林飞仙一听就拽着我的袖子就冲出去了:“你怎么不早说啊?!”

“喂,喂!你放手啊……”我被她磕磕碰碰地拖到前院,她一看到林老爷受伤吐血就放开我扑了过去,我就倒霉了,摔了一个跟斗。

云掌门的情况更差,几乎站立不稳。两方现在都没有生力军了,云掌门身后还有几个充数的三代弟子,而林家这边还有武艺平平的林夫人和林飞仙。

“哎呀,我的新衣服呀!”我站起来,努力把白袍上的土拍干净。

不过这时候不会有人理我的,云掌门看看现在也没办法打下去了,冷哼一声就带着门人返回,林老爷此时也无力阻拦,只是气得脸色发青——林家还是头一次被这么欺负。

接下来一些不会武功的仆人从躲藏的地方出来,把各人扶回各自的房间静养。林飞仙和林夫人扶着林老爷回房,我跟在后面发呆。林老爷的状况其实还不错,躺个几天就没事了,所以不用我帮什么。

“老爷,都是我不好……”一个小丫鬟怯生生地把一碗药汤端到林老爷的床前,泫然欲泣。

林老爷摸了摸她的头:“傻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云鹤门那帮江湖败类早晚会被灭门的!”林飞仙气愤地说。

林夫人叹了口气:“仙儿,送赵公子去休息吧,老爷有我和林瑶照顾就行了。”

“等一下。”我觉得我不应该保持沉默了,“这个药有问题。”

林瑶一呆:“这,这是我亲手煎的药,怎么会有问题?是药方不对还是……”

“虽然我对化学不在行,但是我可以肯定这碗药里被添加了对人有害的物质。”我的神识探测出的结果绝不会错。

林飞仙大惊:“你是说药里有毒?!”所有人都看向林瑶。

“找个人试试就知道了。”我耸了耸肩。

林夫人皱眉道:“来人啊,带条狗过来。”

不一会儿,一条大黄狗就被牵了过来,一碗药硬灌下去,狗不一会儿就趴下来,开始打瞌睡,睡着后身体就渐渐冰冷,死时还格外放松。

“林瑶,你这是什么意思?!”林飞仙抽出了长剑,狠狠地说。

林瑶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赵公子,这,这我真的不知道啊……”

“别对我使用那种能量,那种媚功就算对一般的高手都没用。”我不屑地说。

林老爷此时坐了起来:“媚功?你和狐娘子是什么关系?!”

“正是家母。”林瑶突然变成了冷冰冰的样子,“林舒风,我卧薪尝胆在你家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杀了你报仇!但是,我没算到这家伙的出现……”她说着就向我发动了偷袭。

我一脚把她踢开:“我又没做错什么。”

“来人,把她带走!”林夫人迅速过去把她点住,然后向我一拜,“多谢赵公子,要不是你,我家老爷可就……”

我连忙摆手:“别,别,我很不习惯这样……举手之劳而已!”

“爹,林瑶为什么要找你报仇啊?”林飞仙放松下来之后就克制不住好奇心了。

林老爷长叹一声,讲了起来。

十七年前,江南武林有个十分著名的狐娘子,她的媚功令男人防不胜防,毫无抵抗之力,加上她行事亦正亦邪,只要是对自己有利就会去做,于是结下了不少仇家。有一些江湖人组织起来想除掉这个妖女,却反而被她所杀。虽然她的武功并不是很好,但是媚功实在太厉害了,倾城一笑,男人们都呆掉了,还不是任其屠杀。后来不知怎么的,这个狐娘子对玩弄男人失去了兴趣,开始改过从善了,大家一调查才知道,她居然爱上了正派中人——林家的掌门继承人,也就是林老爷的大师兄,两人很快成婚,隐居了起来。林家视其为奇耻大辱,找了他们好几年,终于打听到了两人的行踪,于是联络许多江湖豪杰,要把这两人铲除。林老爷当年就亲手杀死了那个曾经很照顾他的大师兄,然后坐到了掌门之位。狐娘子在丈夫惨死之后就自杀了,但是唯一的女儿却被藏了起来,谁都没有找到。后来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当年的小女孩就是现在的林瑶,混入林家当丫鬟,利用媚功挑起林家与云鹤门的火拼。只是她的媚功没有练到家,只能对年轻一辈功力不深的人起作用,再加上她武功也很差,不然她就直接去对付林老爷了。而林家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是因为这种媚功非常高明,只要不发动就神不知鬼不觉,而且就算发动了,也只是对被魅惑对象有用,其他人根本不会察觉。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林瑶一死这门邪道功夫就再也不会流传下去了。”林老爷有些疲惫地说。不过他这是想错了,凡间也有修魔者和一些妖修,他们的媚功才是真正厉害的媚功。

我瞄了后花园方向一眼:“恐怕,事情还没有结束呢。”

“什么?!”林老爷一谨。

后花园忽然传出惊天动地的震动声,林飞仙一拉我:“去看看!”林老爷受了伤去不了,林夫人不放心女儿,但想了想还是留下来陪他。

后花园的假山已经爆裂,碎石满地都是。旁边的屋顶上,两个大袖飘飘的人站在月光下对峙。

“爷爷?!”林飞仙惊呼起来,他明明很早就去世了,为什么现在活生生地出现了。

仙风道骨的老头微微一分神,对面的英俊中年人就发动了攻击。老头连忙招架,然后两人一来一去地对打起来,掌力腿风把屋顶的瓦片都带了起来,像黑色的蝙蝠在夜空下喧嚣地飞舞。

“两人水平差不多,不过最后输的肯定是你的爷爷。”我当然能看出谁强谁弱。

林飞仙急了:“那你快去帮忙啊!”

“好吧,反正他们俩打架一点都不好看。”我操纵起天地灵气,把两人都压制得动惮不得。虽然凡间的灵气很稀薄,但起码还是有的,我要做的只不过是把方圆千里内的灵气全都硬抓过来,凝聚到一起,向两人挤压而已。我不敢动用我本身的混沌能量,因为我的能量具有很强的吞噬性,万一一个没控制好把两人吞噬干净了就不好了。

老人和中年人都脸色大变,挣扎了好一会儿却连眼睛都眨不了。他们的内力是后天之气,和灵气这种先天之气比起来绝对不是一个档次的,自然就挣不脱了。

“你们两个别打了。”我用灵气包裹着他们,使他们从屋顶缓缓地降落到地上。

林飞仙睁大了眼睛:“哇,爷爷和那个人好厉害,这么强的轻功就和飞一样了!”她看见我一动不动,只是站在原地,就以为两人是自己下来的。

我也乐得她这么想,驱散了灵气,向两个人很有礼貌地一笑:“我是林飞仙的哥们,呃,就是朋友,抱歉打扰两位了。”

“尊驾是何人?”老人惊疑不定,“也是为那样事物而来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是跟着林飞仙过来玩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看来林瑶那个小家伙是栽在你手里了。”中年人邪魅地一笑,好像一点都不害怕,“怪不得我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林舒风死掉的消息,唉,没办法啊,我只能提前出手了。”

我还在考虑林瑶失败和他不得不提前出手的关系时,林飞仙就叫起来了:“原来林瑶是受了你的指使!”

“当然啦,她母亲可是我们魔门中人哦。要是没有我的暗中相助,林瑶这个小丫头怎么会这么快就练成媚功?”中年男子用手指慢慢绕着自己额前的一绺长发,“计划了好几年,让林瑶搞定除了这个老不死之外的所有人,这个老不死听到自己儿子被杀的消息一定会出关的,到时我就可以乘机拿到那样东西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看来我们魔门注定与此物无缘,后会有期了!”他说完就掠到屋顶,很快消失了,就算失败了也无比潇洒。

老人重重地哼了一声,却也没有阻拦,因为两人功力差不多,他铁定了心要逃跑,老人拦是拦不住的。

“爷爷,他是谁啊?”林飞仙心有余辜地盯着他远去的方向。

老人眼中寒光一闪:“魔门之主,花间戏。”他随后又向我恭声道,“尊驾可否移驾,与在下一叙?”

“啊?聊天吗?可以啊。”我是无所谓,正好我也对他们俩要争的东西挺感兴趣的。

老人一掌拍开一块大石,露出下面的密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走了下去,那里我早就探查过了,就是那个密室。林飞仙想跟下来,却被老人一瞪眼,只好乖乖地等在外面。

密室里有打斗过的痕迹,不过还算干净。里面没有火把之类的,只有桌上的一块玉简在发光。我察觉到上面的灵气,就捡起来看看。

老人讲出了十七年前的真相,狐娘子是为了林家的这个玉简上的功法才去勾引大师兄的,但是成功后不知为什么真的爱上他了,于是两个人隐居起来参悟功法。林家去围剿他们说是为了雪耻,其实是为了抢回功法。当年狐娘子也不是自杀的,而是魔门认为她是叛徒,把她消灭了。

 “前辈。”老人忽然向我很恭敬地行了一礼,“前辈一定是那边的人吧!这块玉简就是从那边流落出来的,被先祖偶然所得。”

我一怔:“那边是哪边?”

“前辈难道不是修真者吗?”老人疑惑地看着我,“不然您怎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我笑了:“这玉简上记载的的确是修真功法,不过在修真界只是三流的。至于我嘛,我的身份就算说出来也没人信。”

“您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晚辈不敢强求。”老人看了看那个玉简,“这真的只是三流功法?可为什么晚辈参悟了几十年却越看越觉得玄奥呢?”

别说是他了,我对这种有很多歧义还全是文言文的文字也一点都看不懂,可是用神识一扫就可以感应到里面的东西,就像文字和画面的区别一样,所以我可以看出这部功法并不高明:“我计算了一下,按这部功法修炼的话,最多只能达到大乘期,天劫是绝对过不了的。”

“啊?那这样晚辈想要修道成仙,超脱凡俗的愿望是实现不了了。”老人无比沮丧。

我好奇地看着他:“修仙?修仙有什么好的,你干嘛要修仙?”我当初是被老疯子拐去的,因为他说好好练功就给饭吃,于是我就很勤奋地开始修炼了,也没觉得成仙有什么好的。

“这个……修仙当然好了……长生不老不好吗。”老人看我的眼神倒像在看怪物一样,“我们武林中人练武练到极致会想要练到先天境界,可是先天境界只是修真的第一步。要是我能参悟出这部功法就可以走得更远。”

我摇了摇头:“实在是无法理解你的想法……修真界并没有超脱世俗,只不过是另一个武林而已,也在为各自的利益打打杀杀。弱者想要变强,强者想要更强,在修真界混是很辛苦的。你现在在武林中算是一代宗师,可以逍遥自在,可是入了修真界,你就是个刚起步的菜鸟,又得身不由己地拼命了。而且,修真者也是有寿限的,如果在一段时间之内没有突破就会老死,大部分人就卡在金丹期过不去,而不断突破之后又会面临天劫,大部分人会在天劫中灰飞烟灭,万中无一的强者才能飞升仙界。而仙界又是另一个修真界,刚飞升的仙人处于社会底层,又得重新开始拼命变强,永无休止。所以说还是凡人好啊,短短百年却可以活出精彩。”这些都是我在和小三闲聊时得知的,所以我对仙界并无好感,宁愿一直呆在三十三天之外的紫霄宫打游戏也不出去旅游。

“这样吗……”老人显然一时无法接受美妙如梦境的仙界竟是如此残酷的地方,过了好久才又开口,“前辈……难道是从仙界下来的?”

我挠了挠头:“算是吧,不过我对那里不熟。这次是被我师父扔出来公费旅游的。”

“上仙请受小人一拜!”他立刻就跪下来给我磕头了。

我连忙扶他起来:“别啊,我们那里不流行这个!人人平等,民主自由懂吗?”

“呃……请恕小人愚昧,上仙说的话小人是一句也不懂……”老人很尴尬。

我更尴尬:“算了,不和你说了……反正不许你动不动就行礼、磕头,在凡间我的官方年龄只有16周岁,应该称呼你为长辈才是。”

“啊?这怎么可以?!”老人显得手足无措。

我发现好言相劝没用就开始武力威胁,反正不允许他把我是仙人的事说出去,这年头流行扮猪吃老虎嘛~~后来,在我的劝说下,老人终于看开了,把玉简毁去。我为我能够挽救一个无知的人而自豪!

我一出去就遭到林飞仙的拷问:“你们说了什么?”

“讨论修真功法。”

“什么修真?”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事实,因为老疯子就给了我一个功法,还是直接跳过天劫可以修到他那个级别的,对低级修真我自然不是很懂。

“那爷爷为什么找你讨论?”

“我长得讨人喜欢。”这是便宜老爸与一帮很会溜须拍马的大臣们给我下的评语。

“胡说八道,不理你了!”林飞仙气呼呼地走了。

咦,她怎么知道我在胡说八道?看来我忽悠的水平很烂啊……

老人用强大的内力帮林舒风疏通了一下经脉,就把他的内伤治好了,然后老人就出去云游去了,真正逍遥自在,比仙人还潇洒。修真功法被毁,林家以后也不会有麻烦了,他大可放心。

夜深了,我呆在林家的客房里发呆,今天的事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却好像闪电一样把我稀里糊涂的脑袋劈开了。林瑶明明是个武功低微的人,但是有心算无心,却可以把两个大派玩弄于鼓掌之中,这证明很多时候力量不是一切,只要有脑子,就可以算计强大的人。那么,即使是我,也会有被人利用的一天吧。被耍的感觉自然相当不好,我不想被算计,不能再糊里糊涂下去!于是我回忆了一下所有的事情,似乎,除了林飞仙之外还没有人能占到我的便宜,不过我也不敢确定。还有一个道理,人每做一件事都是有理由或者说动机的,起码聪明人都这样。老太监把我带去皇宫的目的是讨好宋高宗,赵昚让我去守边疆的目的是不希望我抢他的皇位,更希望我战死在那里,胖将军讨好我的目的是希望我能为他说好话,帮他升官,林飞仙刚开始跟着我的目的是骗吃骗喝,后来就有点莫名其妙了……

对了,动机,老疯子当年抓我过去当徒弟是出于什么动机?一定我比较有用吧,我也就是说我是非常有价值的潜力股?唔,应该和我是混沌之气的事有关,这也是最让我头疼的事。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本来的话,我应该只是无边无际的混沌空间里的一股能量,经过不断地互相吞噬渐渐产生了自己的意识,再经过吞噬其它混沌能量之后意识越来越清晰,。接下来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继续吞噬,最后靠自己进化为真正的智慧体,二是找一个智慧生命进行残忍的夺舍,不仅要抢夺身体,还要连灵魂都融合掉。我当初是选择了第二种方法,但是这种方法是有危险的,首先,要找一个灵魂不强但智慧很高的生物,因为混沌能量只有简单的意识,没有真正的灵魂,遇到强者反而会被对方的灵魂消灭意识,这就是说凡人是最好的选择。然后,这个凡人的年龄越小越好,最好是刚出生的婴儿,这样的灵魂几乎没有自己的意识,很容易被融合。还有,这个凡人最好是刚死的人,将散未散的灵魂最适合不过了。最后,能产生意识的混沌之气都是混沌空间的王者,都是可以称霸一方的,相应的凡人也得具有王族血统才可以。这些条件可谓是苛刻无比,大部分选择这条路的混沌之气都会在寻找的过程中因为得不到能量补充而渐渐失去意识,对这股混沌之气来说就是一种死亡。我的运气真的很不错,刚来就发现了流产儿赵誾,身具王气又刚刚死亡,我自然毫不犹豫地抢了过来。不过混沌之气的夺舍和那些仙人的又不一样,也是因为没有真正的灵魂,能做的只有把自己的意识与快要消散的灵魂融合,就相当于两人变成了一人,而且融合过程中很容易丢失大部分记忆。我对混沌空间的记忆也只剩下了模模糊糊地印象,还好控制能量的本能保留下来了,不算吃亏。反正现在我是赵誾又不完全是,最初的那个赵誾其实早就死了。不过,别以为霸占了一个身体就万事大吉了,混沌能量所知道的变强的唯一方法就是吞噬同类,修炼什么的是完全不懂的,如果这个凡人一辈子就浑浑噩噩地过去了,那么混沌能量会随着那人的死亡而消散,如果有机会修炼的话,那就是超级天才。所以,能遇见老疯子也是我的一大幸运。在我之前也有个幸运儿夺舍成功的,那个名人就是盘古,开创了这个宇宙的大拿。而盘古在诸多混沌之气之间只能算是一个小领主,所以能开辟的空间也只有这么大,所占的比例在整个混沌空间里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他开辟了空间之后就因为能量耗尽而死亡了,大亏本买卖啊!我就不一样了,老疯子给我算过,是霸占了大半个混沌空间超级大帝,潜力更大,所以老疯子当了我的师父绝对是赚大了。三个老变态的心思估计也差不多吧,所以才心甘情愿地给我当陪练。

我忽然觉得很悲哀,为什么智慧生物所做的事都是有动机的呢?我也要变得一样吗?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