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很雷人的自传(6)  

2010-04-09 15:23:28|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晚我没有睡,想了很多,但是大部分事情想不明白,我那刚开窍的脑袋倒有点疼了。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老疯子把我踢到凡间这个举动,我仔细想了想老疯子以前的表现,虽然神经兮兮的,但是每做一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只是旁人很难理解他的目的。这次他让我来这个鬼地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想不清楚就不想了,反正老疯子是不会害我的,就算有利用的心思也要等到我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以后。

忘了说了,我平时是不敢用混沌能量的,就连在和三个老变态对练时也是使用附近的仙气,因为混沌能量是最高等最精纯的能量,仙气这种低等能量是绝对对我完全服从的。但是本身的能量就不一样了,毕竟灵魂是抢来的,和混沌能量的契合度不高,一个没控制好暴虐的混沌能量就会爆发,到那时盘古先生辛辛苦苦开辟的整个空间都会被吞噬。我现在能完全掌控,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混沌能量只有0.5%,其余能量都在沉睡,如果能掌握1%,老疯子就不是我的对手了,所以我的修炼一半是增加混沌能量,一半是掌控能量。不过有一次我用到过混沌能量,那是在和三个老变态对练时,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说不清楚到底是多少年前。那天小三被我胖揍了一顿,然后又被老大、老二嘲笑,他咽不下这口气,就用诛仙剑阵对我发动了偷袭,把我的左臂砍了下来,那时我很生气,于是指挥断臂能量化,去吞噬诛仙剑阵。结果小三的四把剑被“咬”得不成形了,诛仙阵图也被吞噬了一半。后来是老疯子出来劝我,我才召回混沌能量,又凝聚回左臂。听说小三回到他自己的空间里维修了两万年才修好诛仙四剑,从此以后三个老变态对我都是怕怕的,因为能量化之后就是无敌的。

早上有个仆人喊我去吃早饭,我就跟着去了。林飞仙今天穿了一件淡紫色的纱衣,看上去怪怪的,于是我说:“我觉得你还是穿男装比较好看。”

“切!”这个词是她跟我学到的,她看上去很不爽,“你应该说我很漂亮才对,我可是特意打扮了一个早上的!”

我疑惑地看着她:“你刻意打扮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喜欢紫色。”我喜欢代表混沌能量的黑色。

“闭嘴!”她的脸涨红了,狠狠地掐了我一下。

这时林老爷和林夫人出来了,喝止了她:“姑娘家的岂能如此无礼?!”

“爹~娘~”林飞仙撅着嘴,撒起娇来。

我摸了摸鼻子:“那个,今天你真的很奇怪,看上去很像女人,我很不习惯耶……”

“我跟你拼了!!!”林飞仙抽出长剑劈过来,于是我们俩一个追一个逃,早饭就没吃成。

林夫人呆呆地看着我们俩:“看来昨晚我白教她了,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肯定嫁不出去了。”

“算了,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大家闺秀,本色反而更可爱啊。”林老爷笑呵呵地说。

下午林飞仙要出去逛街,我是打死也不去的,听说女人逛起街来十分恐怖,跟在旁边的男人十个中要累死九个,而且这不是体力问题,而是精神上的折磨。林飞仙冲我怒吼了半天,可我是什么人呐,神仙当然要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原则问题决不能让步!结果最后她拉了几个一直在暗恋她的师兄弟陪她去逛街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也没有好日子过,因为林夫人拉我去聊天了。她不停地打听我的来历,我还想多玩几天呢,不可能把我是王子的事说出去,于是只好说谎了,就说我是被一个神经兮兮的师父养大的,他看我本事已经不错了,就放我出来玩,其实这也完全是实话。接着她又问我对林飞仙的看法,还有些紧张地看着我。

“她啊,挺不错的,就是老是喜欢欺负我。我觉得她是我的好哥们,就让让她吧。”

林夫人一愣:“‘哥们’?”

“哦,就是,好朋友,好兄弟的意思。”我真的很讨厌这里啊,很多词汇都没有,以我那垃圾的口语能力解释起来很累的——以前在紫霄宫没人陪我说话嘛。

林夫人似乎很失望:“只是‘好朋友’而已吗?”

“当然啦,要不然是什么?”我总感觉林夫人今天怪怪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想和我说,但是总是欲言又止。

林夫人摇了摇头:“没什么。不知赵公子准备在此逗留多久?”

“唔,姑苏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比较繁华而已,我想明天就走吧。”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对陌生人有些害怕,可能是因为在紫霄宫冷清习惯了吧。

林夫人喝了一口茶:“不过仙儿可不能随你离去。她毕竟是姑娘家,在外抛头露面多了不好。”

“啊?哦……”虽然觉得突然没了她有些舍不得,但是林夫人说得也没错,很符合这个时代的规矩,刚开始我也是一个人,早就习惯了,再次一个人上路也无所谓。

林夫人盯了我一会儿,直到我浑身发毛才长叹一声:“唉,你们男子怎么就这么不懂得姑娘家的心思呢?!仙儿她……算了,你只是把她当做朋友而已,不说也罢。”

“您想说什么啊?”我一头雾水。

林夫人摇了摇头站起来:“既然赵公子明天就要走,就抓紧时间出去好好玩玩吧。”

“哦,谢谢提醒。”我离开客厅,走到大门口,冲门口的两个弟子打了声招呼,就出去闲逛去了。城里我是没兴趣逛的,直接去太湖玩,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跳了下去。水流在我身边绕来绕去非常舒服,好像回到了混沌空间一样,那些混沌乱流对别的神仙来说很危险,但是对我来说却很亲切,那才是真正的回家的感觉。现在没有混沌能量,所以只好靠水来找感觉了。

正当我玩得很开心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在水中漫步过来。我愣了一下,这个人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起码南宋没有穿着一身笔挺的比西装还正式的古怪道袍,以及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我也站在水中,挥了挥手:“嗨,大叔,你也是来玩的吗?”

“大叔?!”那个扑克脸的帅哥头上冒出了几根黑线,他推了推眼镜,“在下是时空管理局的一名科长,奉局长之命给阁下递送任命书。”

我挠了挠头:“时空管理局不来找我的麻烦,还给任命书?可是我所属的紫霄宫和时空管理局不是一个系统的啊。”虽然同是维护天道的部门,但老疯子明显比时空管理局有权利。

“这是局长与鸿钧道人协商的结果,在下对此事并不清楚,只是负责宣读任命书而已。”扑克脸似乎有些不耐烦,“首先,阁下应该知道蝴蝶效应吧?”

我点了点头:“大概明白。”我有点讨厌这种公事公办,一丝不苟的人。

“‘赵誾’的身份在历史书上并不存在,因为一出生就已死亡。但是阁下现在又出现了,一点的改变就可能引起历史的错乱,这种‘穿越者’一向是我们时空管理局要全力铲除的对象。不过阁下又是奉鸿钧道人之命下凡的,于是经过协商,我局一致通过任命阁下为‘时空守护者’,希望阁下能尽全力把历史拉回正道。”扑克脸递给我一本南宋编年史和一个古怪的徽章,“小人物的命运被改变我局就不计较了,毕竟蝴蝶效应是不能完全避免的。但是这些大事是不能出错的,历史的车轮不可转向,请阁下务必维护时空的稳定。”

我接过编年史,大概翻了一下:“你是说我要保证上面的事情按时发生对吧?”

“没错。最重要的是,下一任皇帝是赵昚,无论阁下有多优秀都决不能继位。”扑克脸又一推眼镜,“在下的任务已完成,告辞了。”然后他打开了时空隧道消失了。

我把编年史看了一遍,然后扔进空间里,唉声叹气:“本来以为可以逍遥自在了,没想到还是有活干,见鬼的‘时空守护者’,明显是“贼喊捉贼”嘛!肯定又是老疯子的鬼主意,时空管理局平时对老疯子作的决定可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还‘协商的结果’,说得倒好听!”

我很郁闷地浮出水面,再也没心情玩了,于是坐在岸边发呆,思考老疯子此举的意思。

“咦,呆子,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会是不小心掉水里了吧?”林飞仙和一帮师兄弟正好闲逛过来,她帮我梳理了一下头发,“不过我发现你湿漉漉的样子好可爱哦~~”

我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连忙站起来:“才不是不小心呢,我自己跳下去的。”

“你不会是想不开吧?”林飞仙哈哈大笑起来,那帮师兄弟不知为什么脸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愣了一下:“什么想不开?”

“你难道不知道跳河自杀吗?”林飞仙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也是从我那儿学来的。

我摇了摇头:“跳到水里还会死人吗?我第一次听说。”神仙要自杀通常是用自爆的,除了冥河老祖的血海之外我还没听说过有危险的水域,而且血海里其实也不是液体,而是实体化戾气。

“师妹,他就是一个傻瓜,别理他!”一个三角眼的师兄笑道。

林飞仙瞪了他一眼,然后对我说:“好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你先回去换一身衣服。”

“不用。”我可以用能量把水蒸发,一会儿就干透了。

那几个师兄弟脸色变得很难看,好像吃了苍蝇一样,为首的一人抱了抱拳:“没想到小兄弟的内力如此深厚,失敬失敬。”

“谁让你们昨天外出了,什么都没见到。”林飞仙白了他们一眼,嘀咕了一声。

我听得糊里糊涂的,于是拉了拉她:“喂,你们这是要去哪儿?逛街的话我还是回去了。”

“不了,逛了半天了,我们接下去要游太湖。”林飞仙兴奋地说。

我看到远处的大画舫,就说道:“租那条船吧,挺漂亮的。不过你可别到甲板上去,因为太湖底下有龙宫,我先前在水里看见了,听说龙都是很好色的,看见你长得漂亮说不定就会把你抓走。我没和龙打过架,所以不知道能不能救你出来。”

“哈哈,你真逗!”林飞仙显然又把我的话当成开玩笑的了。

我又给她讲以前听说的关于龙的故事,于是我们俩勾肩搭背地边走边聊,去码头租船了,那帮师兄弟脸色阴沉地跟在后面。

今天运气不错,可能是因为龙在睡觉吧,我们游了一大圈太湖都没什么事发生。

第二天早上我就要走了,林飞仙说什么也要跟着我一起出去玩,于是和林老爷以及林夫人吵了起来。我尴尬地站在中间,想想还是两不相帮比较好。

最后林飞仙被硬拖回房间了,我向林老爷和林夫人告辞后就骑着白马出发了。纵马漫步出姑苏城后,在小树林里看到一匹胭脂马,和一个清秀的青年,当然是女扮男装的林飞仙了。我下马走过去,跟她击了一下掌:“我就知道你又会离家出走,有前科的人就是没办法。”

“知道还这么慢,害我在这里等这么久。”林飞仙往我肩膀上擂了一拳,笑骂道。

我摸了摸鼻子:“怕你追不上,没想到你动作这么快。”

“好了,走吧!”她跳上马,兴奋道,“接下来去哪里玩?”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对这里一点都不熟,该死的编年史上居然没有附带地图。

“这里离临安(杭州)不远,我早就想去都城看看了。”林飞仙一拍手。

我吓得一哆嗦:“相信我,都城一点都不好玩,我们要不去北方转转?”见鬼了,要是进了杭州城肯定会被无处不在的大内密探发现,然后老爹就会派人把我抓回去打一顿。

“哦~我知道了,你也一定是离家出走的!你家在临安对不对?肯定是有钱人家吧?赵公子~~”林飞仙驱着马围着我转了一圈,奸笑起来。

我擦了擦冷汗:“是比较有钱……”那是相当的有钱,所以我花钱才那么快。

“那就这么定了,你都去过我家了,我现在也要去你家看看。”她说着突然有些脸红。

我拼命摇头:“不要不要,我还不想回去。我们是从嘉兴北上的,那就继续往北走,去大金看看吧,”我对大金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我是王子,应该对大金有死仇才对,可是另一个身份又是仙人加“时空守护者”,是十分超然的,对凡间的朝代兴衰应该看淡。总得来说,我还没有融入王子这个角色,对莫名其妙冒出来亲戚没什么感情。事实上,混沌之气就是没什么感情的,只知道吞噬同类而已,我的性格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前世”意识的影响,有些冷漠暴虐,只是玩了多年的游戏又使我养成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习惯,平时也就老好人一个,嘻嘻哈哈的,但真正威胁到我的利益的生物只有神形俱灭一个下场,我是绝对不会善良到留给对方转世投胎的机会的。

“好吧,那我们先去宜兴,去看看龙池山、许多溶洞和著名的紫砂陶瓷、阳羡茶吧。”林飞仙用马鞭指了指西边。

我跳上白马:“好吧,只要不去临安,哪里都行。只不过……我好像快没钱了。”

“我出门是从来不带钱的,所以……”林飞仙尴尬地一笑。这个习惯倒和皇帝很像……

然后我们俩异口同声:“去洗劫强盗窝吧!”

江南的治安稍好,太湖边又比较繁华,找个强盗窝还不是很容易。我们消灭了一股小强盗就出发了,这次林飞仙也找到了出手的机会,不过她竟然只把人打伤,不敢下杀手,最后还得我“清理战场”,仙界的规矩就是要么别抢劫,抢劫就不能留下活口——玉虚宫的老二告诉我的。

一路游山玩水来到了宜兴,我们先是去风景名胜处玩了一圈,林飞仙身有武功,翻山越岭也不觉得累,只是一出汗就吵着要洗澡,还每次都要确认我已经退开很远才行。我有些哭笑不得,要是我真想看的话就是退再远也有办法看到。

最后我们才来到了宜兴小城,先陪林飞仙逛了一上午的瓷器店,结果她只看不买,我实在是受不了,终于明白雄性和雌性的最大区别了。中午,我们找了一家酒楼,林飞仙想去二楼雅座,但是楼梯口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挡着:“二楼已经被姚公子包下了,贱民滚开!”

“喂……”林飞仙看到他们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就要发作。

我连忙把她拉到身后:“对不起,我兄弟(她穿了男装)不懂事。”然后把她拖走了,“大堂也一样啦,荒山野岭你都无所谓,在大堂吃一顿有什么。”

“问题是他们的态度实在是太差了!”林飞仙找了张桌子坐下后还没消气,“赵誾,你也太脓包了吧,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

我一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怎么又和男子汉气概扯上关系了?”

“尊严懂吗?每个人都是有尊严的,他们不尊重我们就是他们不对!”林飞仙差点拍桌子了。

我连忙把她按住:“算了,人家又没有对我们出手,吃完饭我们还要继续玩呢。”她说的应该是面子问题吧,这就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为什么不仅是凡人,连神仙都十分在乎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三个老变态当年起内讧也是因为面子问题。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实在是无聊!

林飞仙气呼呼地喊过小二,点了一些菜,又要了一壶小酒。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味道一般般,就是普通的家常菜而已,我就只吃了一点点。林飞仙估计是玩累了,胃口很大,吃完了坐在那里打饱嗝,边等食物消化,边听大堂里其他人闲聊。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前段时间在大散关立下赫赫战功的小王爷不见了。”一个行脚商人喝多了之后就开始大声说话,旁边的人都被吸引了,纷纷转过头看向他。

同桌的客人问道:“怎么会不见了?”

“据说是出去游玩了。”行脚商人显得很得意,声音更大了,“大散关那里压不住了,终于向朝廷上报。不过朝廷也没有把此事公开,只是秘密下令派人寻找,找到小王爷的人就可以加官进爵,这辈子不用愁了!”

我有点冒冷汗,终于东窗事发了……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一个客人狐疑地问。

行脚商人又喝了一口酒:“我嘛,前一段时间正好在大散关贩卖货物,就打听到了呗。”

“那你知不知道小王爷长什么样,说不定我们运气好可以找到他呢!”

接下来很多人开始议论起来,各种猜测是越来越离谱,我都不好意思听下去了。

“哎,赵誾,你说,我们也去找那个什么小王爷怎么样?”林飞仙兴奋起来。

我尽量保持平静:“你找他干什么?”

“好奇嘛~听说这个小王爷的武艺很高诶,而且玉树临风,不知跟你比起来怎么样。”林飞仙没注意到我尴尬地表情,继续兴致勃勃地说下去,“如果找到了他一定要让你和他切磋一下!对了,你知不知道这个小王爷的来历很神秘啊,流落在外好多年,今年年初才被带回皇宫,一回来就把临安的个股欺善怕恶的恶势力清剿了一遍,大快人心啊!后来又驻守大散关,智勇双全,把金兵打得魂都吓飞了,真是少年英雄啊!我当初就是为了见他一面才离家出走的,不过后来又遇到了你,虽然呆了一点,不过人还不错,嘻嘻~~”

我摸了摸鼻子:“你知道得很多,真的很多……”

“那是,我专门找人打听过他的……诶,你会不会吃醋啊?”她突然伸手捏了捏我的脸。

我翻了一白眼:“我能吃什么醋。”吃醋好像是情人间的事,我们可是纯洁的哥们关系。

“哼!”林飞仙噘起了嘴,然后又兴致高昂起来,“反正接下来我们的主要目标就是找到他,然后向他要一张,那个什么名的……”

我提示她:“是签名。”

“对,就是签名!小王爷就像你说的那种‘明星’,我就是铁杆的‘追星族’!”林飞仙很骄傲地说,好像不知道追星族有点贬义的意思。

我在心中像老疯子忏悔——对不起,我把追星族的历史提前到了南宋……

“哎,对了。你家在临安对吧?你应该有见过小王爷吧?你认识他就好办多了。”

我是个很诚实的孩子,于是点头:“好像认识……”

“那太好了,我们就往西北走,说不定能在路上遇到他!”林飞仙一把拉起我就去掌柜那儿付账,然后飞快地跳上马,迫不及待地向西北而去。

我只得策马跟上:“那个,如果你找到了他会怎么做?除了要签名之外。”

“当然是送他回家啊,我估计他是迷路了才不回临安的吧。”林飞仙头也不回地说。

我弱弱地问:“要是不是呢?”这么扯淡的理由都能想得出来,女人的大脑果然不一样。

“不是的话……呀!大金视他为死敌,会不会是他遇到危险了?不行,我们得快点赶路!他武功再高也敌不过人多吧,我们一定要去帮助他!!!”林飞仙更急了。

我很无奈啊:“我想他应该没什么危险吧……”本王爷用的可不是武功啊,对付神仙,凡人再多也没用,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不然老疯子肯定不会放心我单独下来玩的。

“没事的话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呢?!”

我的脑子开窍了之后反应就快多了:“也许他和我一样想游山玩水呢。如果他死了,大金肯定会第一时间公布以打击大宋的士气的,现在大金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说明没事。”

“也对哦……哎,赵誾,你怎么好像突然不呆了?”林飞仙转过头看着我。

我苦笑了一下:“我本来就不呆啊!还有,要是,我是说‘要是’——他和我一样只是想游山玩水,你会不会送他回家?”这才是我最关心的啊!

“不会,但是我一定要跟着他一起游山玩水!”林飞仙的小脸兴奋得红扑扑的,像苹果一样。

好吧,你已经在和我在游山玩水了,所以我就没必要说出来了。于是我保持沉默……

傍晚,我们决定在一个小村庄住一晚。灰蒙蒙的天空下,破烂的小村庄显得有些阴森。

“有人吗?”林飞仙策马进村,却发现很多房屋都把门窗关得死死的,隐隐透出灯光,而开着门的房子都是无人居住的。她有些害怕,没有继续向前。

我和她并排,喊了一声:“我们是路过的客人,想借宿一晚。”

过了好久,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家人家开了门,出来的是一个老妪,她拄着拐杖:“你们还是走吧,这个村子在闹鬼,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现在能搬出去的都搬出去了。”

“闹鬼?”林飞仙吓了一大跳,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山林和阴影都好像有鬼魂潜伏。

我放出神识探查了一下小村庄的四周,一点问题都没有啊,要是有鬼的话,在进村之前我就应该能发现的,因为鬼的阴气太明显了,就算是鬼仙也无法瞒过我的。于是我怕了拍她的肩膀:“没事的,这里没有鬼,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

“是啊,再说现在再往前走的话,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一个村子。”林飞仙本身胆子并不小,只是这个时代对鬼神之说都是很信的,她也无法避免地有些害怕而已。

老妪叹了一口气:“要是你们不害怕的话就住下来吧,我家正好还有一间空房。”

“一间……”林飞仙深呼吸外加一咬牙,“一间就一间吧,多谢老婆婆了。”

于是我们进了老妪的家,本来说好林飞仙睡床,我睡地板的,但是林飞仙看到还有一间小柴房之后就把我赶进去了,我也就将就着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村子的另一头就传出了一声尖叫,我们都急急忙忙赶过去。那间屋子的门开着,一个中年妇女缩在床上痛哭,门口围着不少人,有人在吐。床前的地上躺着一具男人的尸体,胸口不知被什么东西硬抓开了,衣服上都是血,而心脏赫然已经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