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我的英语老师  

2011-11-21 18:02:18|  分类: 留学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英语老师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从11年级开始,我们Bryn Mawr的女生会和隔壁男校Gilman的男生交换上课,意思是说,有一部分的女生会跑去Gilman上课,有一部分男生会跑到我们Bryn Mawr来上课。这对大部分思春难耐的同学来说是个好消息,事实上学校也是在变相地支持学生们的“练爱”,开明的美国人认为多谈几次恋爱有助于以后找对人生的另一半。而目前在谈恋爱的学生大部分也并没有认真,更不会考虑什么结婚的问题,那是大学毕业以后的事了。

不过,这对懒惰的我来说是个天大的不幸消息。什么?需要背着一堆板砖似的教科书一路狂奔过天桥去Gilman上课?!谁来拯救我那一身肥膘啊!

我不选修信息技术,西班牙语和理科在Bryn Mawr上就可以了,所以可能去Gilman上的就是英语和历史。Bryn Mawr以英语超难出名,Gilman则以历史超难出名,于是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祈祷能在Bryn Mawr上历史,在Gilman上英语。

拿到课程表,在打开前的一瞬间,我向所有宗教的神都祈祷了个遍,虽然我不是有神论者……

“英语……在Bryn Mawr,历史……也在Bryn Mawr!”我托着课程表一阵狂吻。

课程表上也写了任课老师的名字,是Mr. Waters。

这位老师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了,第一次见到他应该是在九年级刚开学的一次类似于开学典礼的集会上,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教英语的老师,甚至不记得他的名字。那个开学典礼其实是给老师们耍活宝的时段,每年都有那么几次,还会让学生评选谁最搞笑、谁看起来最二。

Mr. Waters没有组队表演,而是一人穿了一身笔挺的西装走了出来,左手托着一只文件夹,右手从西装内侧的口袋摸出了一副眼镜,慢吞吞地戴上,然后开始抑扬顿挫地诗朗诵。

我当然听不懂,那时候我的英语还很苍白,于是只好愣愣地看着周围其他女生在疯狂地大笑。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诗歌内容才能让这些女生把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我就问了身边的女生:“What is he reading now?(他在念什么?)”

女生喘了一会儿气才回答这是一首流行歌曲,女歌手唱的,有点风骚的那种。

我没听过那首歌,也没试过把一首歌的歌词当做诗歌这么念,不过我联想到了小学的早读课上,我和一帮男生趁监督老师离开教室之际用土话念课文,结果我也开始爆笑。

Mr. Waters在这次集会上看上去很搞笑,不过我平时在校园里见到他总觉得他比较严肃,更有种FBI或是CIA的气质。他有着半黑半白的短发和不高不矮的鹰钩鼻,眼睛深陷,更显得目光深邃。总的来说他看上去不错,年轻的时候说不定还是帅哥。不过为什么像FBI或者CIA呢?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他的气质和电影里看到的老特务们(通常是配角)很像,也许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FBI啊……也许我天生就是该当坏蛋,不然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有些发毛、总在回忆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坏事?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大人总拿“再不听话就让警察叔叔抓你进监狱”吓唬我,于是我一直对警察类的职业很抵触,也许我对黑暗系事物莫名其妙的狂热也来源于此……

 

跑题了,其实我真正和Mr. Waters认识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那时我正要走进教学楼赶去下一个教室,而他正好出来。

出于礼貌,我帮他拉好门,并挥了挥左手:“Hello。”我对每个老师都这样,每个学生对老师们也都这样,没什么不同寻常。

他也和我打了个招呼,刚走出来却忽然停住了,他看着我还机械似的举着的左手:“Looks like you’re going to have five with me.(看起来你要和我击掌似的)”于是他也举起左手,和我击了一下掌。我发誓,我只是挥手的时候无意识地把手抬得比较高而已。

美国人非常喜欢击掌,朋友之间打招呼就用击掌,这也没什么特别的,甚至还有人发明了各种“花式”击掌。在中国很少有人击掌,所以我刚到美国时非常不习惯,觉得没什么事就击掌很二。不过主要问题在于我跟他完全不熟,甚至我还在想他到底叫什么来着。他认识我我不奇怪,因为我是当时全校唯一一个中国来的留学生,很多人都认识我,但是我不认识他们。

“Why don’t we have five every time instead of just saying ‘hello’?(要不我们以后都击掌吧)”他似乎很满意。

我有些尴尬,真的,我们不熟啊,甚至以前除了打招呼就没说过什么话。不过自己尴尬总比让老师尴尬好,我貌似很高兴地点了点头。其实也只不过是击掌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和老师搞好关系不是很好吗。

于是每次在学校里遇到Mr. Waters我都会和他击掌,感觉我们好像很熟似的,其实我还是对他完全不了解,只是听说他教英语和创意写作,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毕业的硕士。更重要的是,我听说他是非常好的老师,上课很有意思,而且打分很松。

 

美国的英语课不会有教科书,只会选取一些经典的小说、诗歌和戏剧,今年的第一本书是Tim O’Brien的《士兵的重负》,讲得是越战,主题是反战。

Mr. Waters比别的美国老师更不注重分析好词好句,他更喜欢分析人物的心理状态,以及每一个事物可能代表的深层含义。这些含义不可能有正确答案,甚至作者也不能给出正确答案,他希望我们把各自的分析都说出来,而从不判断我们的分析是否正确,或者说,只要能在原文中找到证据就算正确。他特别喜欢听我们提出新鲜的见解,这样对他来说也是在学习。他不希望总是灌输他的观点,老师只是个引导者,学生自己想到的才是真正学到的。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应该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想象一下,如果作者就坐在我们教室的角落里听,他一定会觉得很吃惊,很多他都没注意到的小细节都可以有含义。”有一次Mr. Waters这么自嘲地笑着说。

我当时听了恨不得点头点到把自己的脖子折断,知己啊!

以前在中国上学的时候我很讨厌语文考试,最讨厌其中的阅读理解,最最讨厌阅读理解中的美文赏析。什么“这个动词用得好不好?为什么作者会选择这个动词?如果把这个动词换成另外一个词会怎么样?”,这种问题看起来难道不奇怪吗?我怎么知道那个天杀的作者为什么要用这个动词?也许只是对方的个人爱好呢?而且为什么一定要说“好”?我就觉得换成另一个动词更好!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汝能耐我何?!!!!再比如“文中‘嫣红的晚霞’代表什么?起到了什么作用?”,额滴神呐!我又不是作者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作者是怎么想的?也许只是背景呢?也许只是那个作者觉得晚霞比较好看就加上去了呢?!我自己写小说,看心情随意加进去一些细节描写很正常,不是任何东西都有含义,更不能作为标准答案!!!于是,阅读理解总会成为我的滑铁卢,甚至比作文扣的分还多。

“所以,我的英语课没有考试,因为没什么好考,最多只会有看看你们有没有回去看书的关于剧情的小测验。”Mr. Waters在我独自激动的那会儿又补充道。

没有考试!天呐,真的假的?!我改为热泪盈眶了,好人呐,我在黑暗系的世界看到了光明……

Mr. Waters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我今年最喜欢的老师。

 

《士兵的重负》是一部很奇怪的小说,在扉页就写清楚了这只是一部小说,但是主角和作者同名,而且作者确实参加过越战,文中出现过的人物也很可能确有其人,只是换了个名字。于是,读者们会自然而然地把这部小说当成一部自传。

Mr. Waters说,有一次Tim O’Brien的读者见面会上,有人问他的女儿怎么样了,因为在书中他写到他和他的女儿在多年后去越南故地重游。结果Tim O’Brien回答他根本没有女儿,他只有一个儿子。

为什么要写女儿呢?为什么不是儿子呢?我们就这样展开了课堂讨论。有个同学猜测作者很想要一个女儿,于是就在书中造了一个出来。也有人分析,因为女孩给人感觉更纯洁,能更好地反衬当年战场的残酷。于是我们又开始讨论社会对两性的区别对待,为什么人们自然而然地认为女孩就比较柔弱纯真,而男孩就调皮捣蛋。

知己啊!作为一名资深假小子,我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因为社会对男女的看法不同、对各自职责的期待不同,我才做梦都希望我是个男生啊!我是事业型的人,但是所有人都说当女强人会很苦。要是这个世界真的男女平等,我还用纠结什么?还用当假小子做什么?!

“总之,这样真真假假就是讲故事的魅力所在,出于不同的原因,故事中很可能有不少谎言,但是很多时候,谎言比真相更美丽,更令人愿意相信。那么找出真相也就没有必要了。”这时的Mr. Waters看上去很像一名哲学家。

也许我也可以这么写一部真真假假的书——“我叫曹安之,出生于中国,后来去美国留学。在西点军校(话说西点军校收外国人吗?)上学期间美国和中国开战了,正当我犹豫着该置身事外还是帮助中国当间谍时,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这次是真正的全面战争,除了南极洲无一幸免。作为本届纸上谈兵最强的学生,我受到了军官的赏识,而这也是麻烦所在……”编不下去了,太假了!

为了让同学们更深刻地理解真真假假的魅力,他还用了好几节课放了一部叫《Big Fish》的电影,这部电影与《士兵的重负》有异曲同工之妙,具体剧情我就不多说了,感兴趣的人自己去百度上Google一下就知道了。

《士兵的重负》的魅力还在于其中描写了每个士兵带了些什么东西,而每样东西都有各自的意义,比如有个士兵带了女友的照片。Mr. Waters让我们进行仿写,《士兵的重负》的英文标题是The Things They Carried(他们带的东西),于是我们可以写“The TV Shows We Watch(我们看的电视节目)”或者“The Things They Google(他们Google的东西)”之类的文章。主题不限,不需要虚伪的积极向上。

我写的是“The Hair Styles I wore(我剪过的发型)”,我认真回忆了我剪过的各种发型,为了各种不同的理由而剪,但是只有两次是出于自己的爱好,我想这也是每个中国学生的悲哀。我用满不在乎的口气如旁观者一般描写了我是怎么被逼着剪短头发,后来又怎么被逼着留长头发,越是满不在乎越压抑。结尾很短,我不喜欢来一长短总结,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美国的同学们都称赞我的长头发如黑色的丝绸般漂亮,我却只是回答‘谢谢’,因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可说。”

写完之后我静静坐在电脑前,合上电脑,深呼吸了一下。我很感激Mr. Waters出了这么个作文题目,我不在乎我能得几分,我只是很庆幸我有这个机会写出来。很多东西,如果不写出来,会被大脑遗忘,然后沉在心底。

 

除了哲学家的一面,Mr. Waters是个很容易激动的人,这多次表现在我们的课堂讨论上。如果有个学生提出的观点和他产生了共鸣,他就会进行补充,把这个观点完善,说到激动处他还会手舞足蹈,说完之后才会回过神来。

“哎呀,又忘了,应该是你们自己讨论才对。”

“请继续无视我好了。”

“我的油用完了,你们继续。”

“瞧瞧我又啰哩八嗦了一大堆,这应该是你们的舞台。”

“不好意思,我又抢镜头了,没有抢掉你们的台词吧?”

……

每次最后他都会幽默地来一句。

 

而另一件事就不止是幽默了,而是搞笑。

《哈姆雷特》的第一课,Mr. Waters来得特别晚,我们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才迟到。忽然,Mr. Waters出现在门口,挣扎着:“不!我不要去上课!我要出去玩!”他的一只手揪住自己的领带用力往教室里拉,装作有什么看不见的人正在逼他去上课,另一只手却死命抓住门框,不想进去。

我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独角戏,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

经过一番挣扎,Mr. Waters终于还是来到了他的宝座,气喘吁吁地坐下来:“其实我和你们一样,对《哈姆雷特》很畏惧,不过我是因为感受到了压力,《哈姆雷特》是部延续四百多年的经典,我很怕我会讲糟,我感觉这四百多年的厚重就压在我的肩上……”

当然,他绝对不可能讲糟,每个上过他的课的学生都说他是最好的英语老师。

也因为这次独角戏,我彻底相信,他完全不严肃,更不可能和FBI沾上边。

不过,不久后他就自曝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警察,在巴尔的摩的市区巡逻。不过他没有干很久就被炒了,同学们都为他感到庆幸,因为巴尔的摩的市区非常不安全,前一阵子还有一名警察在抓捕犯人的过程中车祸牺牲。

我长大了嘴巴,原来他真是条子啊,我的第六感还真准确……于是我又开始莫名其妙地对他有点紧张感了,虽然他早就不是警察了,虽然我也根本不是什么犯人。

Mr. Waters其实非常喜欢《哈姆雷特》这部戏剧,因为他手舞足蹈的次数多了很多。

 

当然,美国的课堂不会只是讨论,特别是课本是剧本的时候。Mr. Waters手里有三个版本的《哈姆雷特》电影,他有时候会把同一个镜头放出来,让我们比较三个版本的不同,然后猜测各个导演为什么会选择这么演。

大部分时候电影和我们的想象完全不一样,特别是哈姆雷特王子的扮演者看上去都很大叔。

“什么,哈姆雷特已经30岁了?!”最后在剧本中找到了年龄,女生们心碎了,白马王子变成了大叔,她们就崩溃了。

《这个杀手不太冷》告诉我们,爱情可以不管年龄。而且她们应该去中国看一下,中国的男生都把他们的女同学当做未来的丈母娘供着~~

有一个版本里,哈姆雷特是个恋母癖,恨叔叔也就是继父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吃醋。然后Mr. Waters就开始套用弗洛伊德的理论,说每个男孩的第一任梦中情人是自己的老妈,后面跟着一大堆心理分析的介绍。

我又两眼发光了,完全正确啊!我突然想到了老弟小白(对不起啊,小白,把你出卖了),他在四五岁的时候曾经拉着老妈,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幽怨地问:“妈妈,你为什么嫁给爸爸?为什么不等我长大了嫁给我?”老爸、老妈和外婆都当成笑话听了,觉得是童言无忌。我当时狠狠的冷嘲热讽了小白一阵,但是我为什么反应那么大呢?现在想想,也许我那时候在吃醋,那时我已经八九岁了,已经懂事了,绝不可能说出那种话,而小白却可以毫无顾忌地把心中所想说出来。我嫉妒小白有机会这么对老妈说一次,而我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恋母癖。哈哈,我果然还是像男孩多一点~~

于是,我开始对心理学产生兴趣了,回去百度了一些弗洛伊德的资料。

 

《哈姆雷特》已经老掉牙了,剧情我们也大概知道一些,在剧情方面没什么好分析。而莎士比亚的文字呢,我只能说很优美,但是火星人更容易理解一些,Mr. Waters也不认为我们会有机会用那种风格的文字写作,于是并没有讲很多。我们的讨论更加着重于人物的心理,我们会分析每个人物每个举动的动机与其中的潜台词。我们仿佛变成了一群侦探,在丹麦王宫里把一点点零星的证据找到、拼上,最后欣赏哈姆雷特的3D全息图像。

Mr. Waters还让我们思考哈姆雷特思考的问题,哈姆雷特面临的问题也是四百多年后的我们也会对问题。比如说,哈姆雷特其实是个学者,并不是战士型的复仇者,但是他必须为父王复仇,于是他必须要改变自己。

“你们有没有过为了迎合父母的期待而改变自己?”Mr. Waters又是一副哲学家的形象,深邃的眼中散发着光芒,“那么,你们认为哈姆雷特能改变自己吗?”

我们互相看了看,然后开始摇头,接着在原文中寻找哈姆雷特其实没变的证据。

我又回忆起了一大堆事情……

 

在英语课上,我并没有学到很多文学方面的东西,但是我学到的比这些重要得多。Mr. Waters说他更希望我们能进行关于人生、关于社会、关于人类本身的思考,文学的意义不在于华丽的辞藻,而在于其中的思想。中国的语文老师也这么说过,可是批改考试作文的时候,能得高分的都是无病呻吟的美文。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