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我最想的是你  

2012-01-19 15:07:07|  分类: 儿子的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想的是你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作者:曹安东

长风漫卷残云,透着杀意。

飘渺的远方,有两个人影,静坐、静默。

一会儿又抬头凝望天际,像等待着,寻觅着什么。

长袍迎风舞动,飒飒做响。

右边的人先开口,声音充满沧桑:“战争……开始了。”他始终盯着远方,盯着残阳旁边古城的剪影,战鼓擂响,杀声满一,一瞬间,万箭已离弦。

左边那人问:“双方实力相差多少?”右边那个道:“攻方配有强大的步兵团,骑兵团和弓箭轩无数,更有地行龙骑士轩,幻兽骑团和狂战士营作主力,实力雄厚,一百万兵力,而守方……几支佣兵团拼起来,再有两位龙骑士,总共算下也顶多十万。”左边那人哈哈一笑,听了听那声洞穿人心的龙吟,道:“恐怕,是胜券在握。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还没编好呢!”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从战场回到了现实,不免有些意犹未尽,再看见老姐贱贱的眼神,恨不得冲上去就打。

待缓过来后,我又坐下,慢慢道:“我说这实力悬殊太大了,一点悬念都没有,鬼都猜得出守方胜。”

老姐斟酌片刻,道:“好,那我重讲。那是一个秋天……”

我的童年,就是由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一回又一回人生,一个又一个纠纷中串连起来的。老姐讲,我细听,听到不尽人意的地方立马提出,有时还得花时间争吵,辩论、再妥协。老姐编的有漏洞的地方更是要把她狠狠取笑一番才觉得满心舒畅。所以我老姐写小说,我是功不可没的幕后听众,为她故事的完善作出了杰出贡献。

我们不光讲故事,还把故事演出来,我们称之为“玩游戏”。在那个无聊寂寞的年少时分,我、老姐和小高有一个安宁的小世界。我们把被子裹在身上当成披风,成为勇士,成为战士,成为高深的魔法师,成为下游的龙骑士,或是动物,比如飞禽类,张大翅膀是鹰,缩短翅膀是鸥,还有天堂鸟,我们为它们编了一个动人的故事。有的经典作品,没事时总会拿来旧戏重演,每次表演都有新感悟。我们还会现编,有时停下来讨论你说什么他该回答什么,当真正上台表演时还可以作出自创的幽默动作,会引起一片叫好。

我们还会踩着外婆家的泥路,到田野里捉迷藏,累时躺下看天,静时趴下观虫。老姐会让我们想象蚂蚁的家是蚂蚁的宫殿,她会想得很玄幻,我会编得很科幻,而小高呢?静听、细听、崇拜地听!

因为我们经常讲一些稀奇古怪的话,玩一些匪夷所思的游戏,被农村孩子认为是怪人。有一次我与老姐找村里农家孩子玩,他们却躲躲得远远地,用一双猜测怀疑的眼睛看着我们,让我们烦闷了一下午。

时光荏苒,一转眼便是十多年,老姐去了美国,我也成了初二的学生。再也没有听过故事,再也没有玩过“游戏”,童年像梦一般随着老姐的出国而消逝,像昨天一样清晰,像昨天一样不可触及,这似乎就像人生吧,活着活着就没了。

唉,其实,我最想的……还是你啊,老姐。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