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无限的想象与可能  

2013-04-22 23:31:51|  分类: 女儿的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评曹安之长篇小说《死亡学院》

杨雪荣

无限的想象与可能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源于对家乡地域文学的关注,“少年作家”曹安之的小说创作纳入了我的思考范畴。在现今知识、经济膨胀,文学小众的年代,纯文学写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倘若用一个词语来描述的话,我首先想到的是“步履维艰”。绝非危言耸听,这是当下的文坛事实。抛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耀眼和辉煌不谈,历经世纪末的沉寂与落寞,新世纪初的尴尬与挣扎,到如今的否定与嘲讽,写作者内心的惆怅、迷茫,我们的信仰、为之坚守的勇气、带来过精神荣耀的那条羊肠小道,还能伸展多长?上帝也在默默注视并无声地叩问着。就在我对信仰产生疑惑的那段日子里,曹安之的长篇小说《死亡学院》“不合时宜”地闯入了我的视野,它以富实夸张的想象,豆蔻少女的情思,如梦如诗的笔触,凭借一股初生牛犊不畏虎的胆识,对人性的质疑升腾的终极思考,对亘古的秩序生发的自然厌恶,对寻常生活赋予的热忱和爱,无不颠覆着传统的世界模式和伦理道德。它令我刮目相看,并且,对作者超越年龄的创作才华由衷地敬佩。少年老成的曹安之,以她作品的严谨、冷峻、细腻告诉我们,写作依然高贵,那里有无限的想象与可能,我们也依然有必要继续探寻。

《死亡学院》是一部玄幻类型的小说,作者充分发挥自己出众的文学想象,把政治社会体制描写成一种今古相接的神话,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场景和憧憬。一种打破平衡的冲动,渴望冒险的举措,全身心投入时的欢愉,英雄主义崇拜的情结,被赋予争战的文治武功,让玄幻在大胆铺陈的文字游戏里找回了自我。席勒认为:“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常常受到物质与精神的双重约束,从而迷失自由和理想,但利用有限的精神能量去创造一个自由的世界,这就是游戏。游戏本身并不荒谬,荒谬的只是人类本身。从表象上看,《死亡学院》标榜的是玄幻悬疑类的惊悚,并以游戏人生的姿态“戏谑”众人,实质,作者的本意恰恰相反,小说虽虚拟了一个潜在的组织,反应的却是一些显形的社会事实,人世间的阴谋诡计、权利争夺、爱恨情仇等等都能在此找到具体的落脚点。这是作品获得成功的地方,也是作者的高明所在。

众所周知,写作长篇小说如同建设高楼大厦,除了景象适宜、地貌可行、资本笃实,还需技术破关、勇气非凡和毅力超群。曹安之创作该书时,才年届十四,一个初三学生,正豆蔻年华好季节,照例,她该和同龄玩伴一样,充分享受无忧无虑的眷顾、灵慧雨露的滋养以及师长父母的宠幸,可她却偏偏选择了一条让自己“受虐”的道路,课余爬格子,从而过早地涉足了人生的思考。她开始凭感性懵懂地探索人生的价值、意义和归宿,寻觅人类的理想、前程与命运,回报、感恩、担当,已经令她无路可退。有一点让我特别感佩,从选择创作《死亡学院》的第一天起,她的心态就把握得挺好,我从侧面了解到的情况,安之的初衷只想写着玩玩,写给年幼的弟弟看看,并且给他讲故事时添加些“资本”。多么朴实的思想,阳光般灿烂。应了轻装上阵、歪打正着,也应了一句老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终于玩出了名堂,书稿被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旗下的江苏文艺出版社于20122月公开出版。抛开文字的质量,我们当予其掌声。更况,从叙事角度而言,她的这部作品本身占着许多优点,无论是创新意识、设局理念,还是结构造型、选材谋篇,都精雕细琢用足了心思。同样,在故事的衔接与贯穿上,始终有一条深藏不露的主线牵引着情节的发展,围绕主人公凌霄的心理波动、起伏,时不时有意或无意地设置一些吊牢读者胃口的悬念。作品描述的是“死亡学院”开封总院的院长(后升任校长)雪炎看中了凌霄在医学上的特殊才能,而亲自把他从阳间上海带入阴阳相兼的开封,指点、利用或暗中引导他学习死亡学的一系列过程,从这一系列过程中又延伸出一连串离奇的怪事,主配角之间前世的血脉传承、命运挂牵以及崇高的爱情纠葛。如,雪炎和前世儿子、总院博士重读班学生“战神”狼牙,父子俩因信念冲突埋下的仇结;和前世母亲、总院校长(后退位入“元老院”被冻结成僵尸。僵尸们虽失去自由,仍武功超强。)潘多拉,在公众场合无奈演绎的情人假相,在私下里也不轻易暴露的母子深情;凌霄和前世女友、学院校友斓雅意外重逢,阴间聚首,演绎出的一段惊天动地穿越古今的爱情……总之,这部作品通篇“设计”得相当巧妙,既摒弃了现实教材中呆板的说教,又旁征博引,环环紧扣,丰富,缜密,不失灵秀。

另外,在整体的艺术把控和驾驭上,作者跳出了常规小说的桎梏,梦幻世界中人物的传奇经历,被一群自由、大胆的想象海阔天空般恣肆纵横。尽管作品的内容是怪诞和不可思议的,但表达的语言却是新颖的、亮丽的,不施粉黛,雁过留声,予人耳目一新的审美享受。当前,中国玄幻小说创作的主力军是一批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受时代环境的影响,他们的成长过程烙上了日本、欧美动漫和网络游戏的印记,有着天马行空般的思维,感官异常敏锐。由表及里,感觉《死亡学院》不是一篇谋求传世的作品,而是一篇重在体验、认可的文字。安之虽为女生,小家碧玉却不是她的风格,她已经在无数次地阅读鉴赏中找到了出路,一个释放情感的口子,并默默地将抱负付诸笔端,聚成一串黑白相间的象形文字。“九零后”作家曹安之虽留美多年,但对生于斯长于斯的江海平原,始终抱着感恩,她也常常视汉语文学为灵魂的宗教,内心因此富饶而辽阔。

回到《死亡学院》,有一个事例无法避免,小说中局部的语言表述尚显稚嫩,尽管作者想方设法地在摆脱学生口吻,试图接轨老气横秋的成人语腔,但还是留下了些许“遗憾”。换种角度考量,如此“遗憾”的写实手法也正符合作品的真实性,符合作者彼时的创作年龄段,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天才也不是一天练成的。另外还发觉一个潜在的“规则”,作者精心设置的一个个迷局,随着剧情的展开、深入又被自己一一破解,瑕不掩瑜,兴许这是小说本身的局限。况且,这部作品只是年轻作家曹安之的开山之作,我们有许多理由对其抱有期待。事实上,对于小说,无论在创作层面还是评论实践上,我均是一个门外汉。更祝愿曹安之在现时和可期预见的将来,不断取得新的辉煌,活出人生精彩。答案无疑是肯定的。

 

2013.4.22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