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签证流水账  

2013-06-26 16:35:02|  分类: 儿子的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签证流水账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安东 

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就在这阳光明媚的早晨里,我从面朝大海的现代别墅中悠然醒来。伴着一壶清茶,洗漱完毕的我登上了呼呼作响的私人飞机。拿着超长尼采10s的我,对着电话那头大喊:“喂?是奥巴马吧,对是我。今天老子要签证,你让那帮混小子注意点,不然造航母扔核弹的钱我不出了。对,明白了吧,好好好,走个形式嘛,对啊,不聊了,88。”飞机直冲云霄,大海与小岛渐渐被云雾遮挡,我耷拉下疲劳的脑袋,昏沉地睡着了。

“起来啦,今天要去签证,快起来,人家不等你的。”我从软席上惊醒,睁开眼,没有牙买加的咖啡,古巴的雪茄,法国的红酒,甚至连我的尼采10s和身旁的女仆都消失了,杵在我面前的,除了白花花的墙壁以外,就是老豆的老脸。我顿时有一种醒工砖的悲切感,缓缓地坐起来,身子一侧歪,又倒头便睡。这自然是没用的,在老豆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之下,我终于直起龙体,迈步走进厨房。厨房里看到两个蛋,一个是鸡蛋,另一个也是鸡蛋。人家高考考前吃得都快成猪了,我遇到这么重要的事情吃得还是那么清淡。

吞下两个蛋后,我开始整理我的资料。看着个个敲着御玺的文件,我顿时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三晃两晃进了厕所。其实我也不知道文件到底有没有全,检查了无数遍总感觉漏了点什么,心里总是发虚。

上午我早早得出发,赶奔照片店洗照片,又在暴雨中狂奔回家。六张照片置于地上,其翔尚温。

中午所有人都很急,就煤气灶不急,慢慢悠悠得帮锅子做马杀鸡。本来说好十一点走的,硬是拖到了十二点。大胆狗炉,明天朕就把你给休了,还不快领罪谢不杀之恩。

乘车时,我拿了我自己写的面试问题简答,但事实证明这张纸一点用处都没有,估计是用来当定心丸的。

一路无话,约莫两柱高香的时间,我们已来到了大上海。

坐在车上的有司机、妈妈、我、文件袋、老姐。路上我们听了two steps from hell的歌,挺有意思的,能缓解平静。

要看真正的时尚上海还是要到梅龙镇广场附近,这里每个店都被创意和设计挤满了,当然还有钞票。签证的地方就在梅龙镇广场8楼,但我不能直接冲进去说“我要签证,闲杂人等统统给我滚”,这样除了被保安轰出来以外估计还会被美国大叔拒签。

先要到某个停车场出口处拿到牌子。那个地方人很多,也灰常的挤,要拿到签证牌谈何容易,然后我遇到了更让我崩溃的事情,还要DS160确认信!还要确认信!这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我认为的确认信跟他们心目中的确认信不一样,然后我们达不成共识。最后万能的老妈让工作人员手动找我的名字,第一页没有,第二页没有,第三页也没有,老妈鼻洼鬓角热汗淋漓,最终在最后一页找到了我的名字。老妈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倍感压力,二人拿着签证牌,登上了梅龙镇广场的八楼。

依然是长队,我们已经习惯了,在电梯口等着吧。就像便秘一样,队伍缓缓地挤进大使馆。老妈不能进去了,她就在旁边的美发工作室理发等我,因为声音嘈杂,这句话从我耳畔轻盈转了一圈,然后迈着华尔兹的脚步华丽得奔向远方,我啥也没听见。

现在就靠我自己了,我暗想,缓步进入使馆,安检,排队,查文件,反正就那样。大使馆装修得就跟疯人院一样,灯光地板标语,散发着让人精神分裂的魔力,可能是我早饭吃太少了吧,面完试,我一定要吃三个蛋,四个,吃到撑,解气!

递完材料,我来到一号窗口按手印。排队到一号时,工作人员递给我刚才的材料,上面多了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又把我引到三号窗口。那是个纯洁的妹纸,金黄的头发,金黄的牙齿,交相辉映,一瞬间亮瞎了我的狗眼。不过说实话长得不难看,比我们学校那坨好多了。我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僵硬得朝她走去,印完了手印。

然后又到另一个地方排队。工作人员并没有让我到窗口去面签,而是把我和后面的一大帮人领进了旁边的一个雅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牢记学校的校训,自信从容得坐下了。好多人在面试,我只好等。

坐着等,比其外面一帮人舒服多了。翘起二郎腿,我又想起了早上的我,那么英俊潇洒,那么容光焕发,豪车如云,美女成群,在那安逸的小岛上悠然自得地生活着,把美国总统当狗使,多爽啊~

“快走,去三号窗口!”工作人员吵醒了我的好梦。为什么最舒服的时候总是会被人吵醒呢?真是一个奇怪的定律啊。我攥着文件袋,来到签证官面前。那是一个年轻人,三十几岁,留着跟杰森斯坦森一样的发型,有点硬汉的腔调,但是慈眉善目,颇有慧根,一定不会为难老衲的。我从容地坐了下来,递了DS160和护照。

签证官:去美国干什么?

我:上学(fan du)。

签证官:几年级了。

我:九年级了(gan ni pi shi)。

签证官满意地看了看我,然后就是show time了。

我说我要去米国某魔都,我们在那里有房子,我姐姐在那里上高中。签证官问我以前有没有去过美国,我说去过了,住在自己家里访问我的学校和老姐的学校,并去了华盛顿看了博物馆。我还说我姐被XXXX学院录取了。他惊了一下,说,啊,原来是XXXX。(看来这个学校不一般啊。)

最后他笑着给了我一个A,然后我就欢呼雀跃地走了。走的时候我还不忘对后面的使了眼色,后面人开心地还了礼,我其实是在说,I am accepted, bye you losers!

出来我傻等在门口,后来才想到老喵和老姐在理发。老妈理了男式的发型,老姐白花钱剪了一个一点都没有变化的发型。

我们在伊势丹吃了日本料理,虽然没有三只鸡蛋,也算是快吃死了。

回去的路上我们并没有听two steps from hell的歌,而是选择了郭德纲。

回到家老豆问我签证官问了我些什么,我笑了,我啥都不记得了,只知道奥巴马太不给面子了,本王准备对美利坚短供,来人呐,唤户部尚书,抽出在米国的所有资金,让他们来个大崩盘!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