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曹高氏

 
 
 

日志

 
 

做 翻 译  

2014-09-11 14:52:57|  分类: 儿子的习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  翻  译 - 曹高氏 - caogaojian2570的博客

          六月初,我们的暑假就开始了。挤了十多个小时的国际航班后,我发麻的双腿终于又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一年过去,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望一眼苍茫的天空,吸一口厚重的空气,祖国还是祖国。回到家里,街上照样是人山人海,窗外依旧是灯火通明。沙县小吃仍然油香四溢,麻辣龙虾还是鲜美多汁,飘香十里。我甩掉西装,扯下领带,一头扎进熟悉的市井生活中,一股股暖流不断从胃部通向全身,舌尖上的暑假悄然拉开序幕。

         正当我舒展身心,憧憬好日子时,任务栏里突然又多出来一个闪亮的支线任务——做翻译,准确来说,是为远道而来的美国教育专家做专题讲座的翻译。就如同沉重的石头一般,这个任务砰然击碎了我的好梦,压得我差点窒息。我也在电视上见过那些风度翩翩的翻译家们,从他们嘴巴里吐出来的字精简优雅而极富逻辑性,有时甚至毫不畏惧双关语、古诗词,把中文独特的韵律巧妙地排列组合,提炼升华,达到更完美的效果。而我非但没有那么神通广大,就连当翻译的经验都没有,自觉才疏学浅,便开始暗暗叫苦。

         翻译这个东西,就像围住神经猫,不是靠短期的人品爆发和通宵复习就能应付得了的。它需要的是常年累月的积累和清晰敏捷的思路,我这两样素质都没有,何况我围住神经猫也老输。为了训练自己融入到翻译的感觉之中,我边看好莱坞爆米花大片边尝试同声传译,几分钟舌头就开始不停地打结。有时正琢磨合适的中文时,一个挂着大金链子的黑人小伙就把几句话给喷完了。但为了光辉伟大的面子,为了不在大家面前出丑,我只好硬着头皮屡败屡战。

         与此同时,专家讲座也在筹备之中。这次的演讲在南通市一中和通大附中举办,历时两天,面向的都是学校里的骨干教师和校领导。这显然使我肩上的任务更加沉重,但是我的内心却悄悄释然了一些。一是因为老师们大多不懂英语,我要是在台上胡说八道人家也没有判断标准;二是因为老师可比学生好对付多了,人家最起码纪律严明,态度端正,那些正值青春期的中二高中生可最让人头疼了(好像把自己也骂了啊)。

         讲座的前一天晚上,我才在餐厅里见到了那位美国的专家。透过玻璃远远望他,觉得此人身形高大,气宇轩昂,身旁似乎笼罩着一层独特的气场,跟我高中的校长很像。走近时看,又感觉他谦和低调,笑起来微眯起眼睛,就如同老的詹姆士·邦德一样。他虽然大腹便便,但是举手投足透露出一种壮硕的感觉,就像动力强劲的美式皮卡,是典型的美国范身材。经介绍,站在我身前的这位就是拜仁博士,美国 集团的教育专家,兼高中的校长。与拜仁博士同行的还有一中的陈主任和石老师,两位都是优秀的英语老师,之前也当过拜仁博士的翻译,算是我的前辈们。拜仁博士见到我只是寒暄了几句,便跟两位老师流利地聊了起来,没太在意我,似乎是以为我听不懂。于是我在他们闲谈间插了几句话,尽量用纯正的英语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学校,并询问拜仁博士在美国的情况。言罢,拜仁博士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我,似乎是在说,“你小子不错啊”,随即开始跟我聊了两句,并终于把注意力稍偏向了我一些。席间,服务员上了一道比目鱼,老师问拜仁博士比目鱼的英文是什么,正当他寻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闪过巴郎3500里那个偏僻的释义,旋即脱口而出道:“flounder,也是挣扎的意思。”拜仁博士略显惊讶地侧头看了我一下,又笑道:“对的,你英文挺好的啊。”得到了他的肯定,我小小地得意了一下,又在心里感叹巴郎3500果然是神书,SAT单词没白背。快结束的时候,拜仁博士偷偷地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地对我说:”既然你是我的翻译,我今天想给你布置两个作业,行吗?“我点了点头,“那好,第一,你在美国读过高中,说一下你心目中的好老师的五个品质,多一点也没事。第二,“拜仁博士朝周围巡视了一圈,把手指向餐厅门口的自动扶梯。”你看那个自动扶梯,与一个好老师有什么联系?“”联系?”我转头看向夜色中的扶梯,一脸迷茫。果然教育专家出的问题与众不同啊,我心想。“这样吧,我给你个提示。”说罢,拜仁博士走到到上楼的扶梯跟前,一脚踏了上去,缓缓地被升高。接着,他又转身向下走去。很显然,向上和向下的动量抵消,拜仁博士的相对地面升高速度几乎为零。“你看,我现在要下去好难。”他一边笑着看着迷惑不解的我,一边费力地往下奔走,吸引了两位老师前来围观。下来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这就是你今天晚上的作业,一定要完成哦。”说着便乐呵呵地走了,但随即又转过身来,道:“那个自动扶梯的作业想不出的话就算了,主要考虑一下好老师的品质啊。”然后才意味深长地拂袖离去。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了一中校园里。今天是我当翻译的第一天,有石老师和王主任两位高人在旁相助,心里就踏实了许多。会议室里有大约十来个人,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声势浩大,我心头的重负又撤下了一半。很多时候,我都是在即将面临挑战的时候感到呼吸沉重,胸口发紧,当真正开始解决问题时,一切都显得那么淡然。

         待拜仁博士坐定,讲座就开始了。我准备好笔记本,右手紧握着笔杆,眼睛盯住拜仁博士。翻译是一项听说读写全部囊括的工作,需要高度紧绷的神经,以备应对多项工作在脑袋里的爆炸。

         拜仁博士开口了,嘴巴里的每一个字都清晰地滑入我的耳朵,通过错综复杂的神经系统瞬间把一阵阵陌生的音浪转化成可解读的信息,马不停蹄地将其反映到手部的肌肉组织,在白纸上留下一段段符号映入视网膜,再绕过层层叠叠的神经经过不断的分解选择变成我最熟悉的语言通过喉咙流了出去,一刻也不耽搁。

因为之前来过的缘故,拜仁博士便开门见山地点明了他要求的教育理念,本质上就是激发教师内在的动力影响学生一起学习。他把老师当成学生一样,让他们自我评价,自我反省,组成团体互相帮助。这样的教育理念很像我高中所接受的教育,所以感触良多,在翻译的同时还夹了点私货,帮助老师们理解。大家似乎挺喜欢我个人对拜仁博士的见解,更助长了我的嚣张气焰,有时拜仁博士一句简单的话我可以天花乱坠地说一通,搞得他流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在拜仁博士详细地介绍完他的教育理念之后,他顿了顿,笑问大家:“Any questions?”意味着提问环节到了。这个时候,我脑袋里的电子词典马上从英译中模式切换到了中译英模式。在座的一个男老师首先发言,他侧头对着我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长串,言辞犀利,似乎不太赞成拜仁博士这种循序渐进的教育方法。我边看着那位老师边运笔如飞,猛然间低头发现自己都看不懂本子上潦草的线条了。我只好在脑袋里迅速总结了一下老师刚才的发言,其要义大概是觉得拜仁博士的这套方针费时而费力,而且短期内成果不显著。可能在美国的宽松环境下能发挥很好,但对于中国高中这种追求效率的快节奏环境中有些不太适用。其言语之中肯让我也不由得为其暗暗点头。我把那一长段的问题几乎原封不动地跟拜仁博士说了,笑着看拜仁博士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问题。

拜仁博士果然江湖中人,经历过大风大浪,见到反对的声音也毫不动容,依旧保持着他的招牌微笑。拜仁博士先肯定了那位老师对于中国教育的看法,然后感慨教育改革之路任而道远,但不能以大环境为借口而放弃对自身素质的培养。一个好老师应该让自己成为榜样,推动教育的进步。拜仁博士也理解他的理念不是速效药,但是这是一个好的教育体制的基础,应该把基础打扎实才能继续发展。他又以自己当足球教练的经历为例子,解释基础对于取胜的重要性。现在看到那么一大段的长篇论述,我学乖了很多,只在本子上记上最关键的几点和一些独门自创的符号,把几百年前托福听力用到的技巧用了上去。比方说,当拜仁博士说到他的足球队时,我就在本子上画个球,再划一个箭头到类似“打基础”的小标题上就行了。这样一来既能省事省力,又能始终贯彻拜仁博士的中心思想,一箭双雕。

可能是因为上午表现突出,中午吃饭时拜仁博士好像对我亲近了许多,不断跟我聊天。言语之中对我有几分赞许。

下午,拜仁博士“检查作业”的时间到了。上次讲课时他曾发给在座的老师一张自我检测表,要求老师发现自己的不足,并制定属于自己的成长计划,向完美老师的目标迈进。这次来一中,就是为了检查各位老师的成果。我一边翻译一边有些无奈,毕竟能理解中国的老师对于高考无关的东西的不重视,这次作业的完成度也一定堪忧。果然,当问及自我检测表时,会场鸦雀无声,大家都流露出尴尬的表情。一位被点名的女老师发言,还能讲出一些教学成果,其他人都尽量避开拜仁博士的视线,如同避开扫射的机枪一般,活像没交作业诚惶诚恐的学生。拜仁博士似乎并不介意,还表扬大家完成地不错,继续努力,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也怪不得老师,这样的作业一出生就注定了被忽略的命运。在高考的军备竞赛中,中国人需要的是押题秘诀,是解题秘方,是能在最后一刻救人一命的稻草,是能让高考作文提高十分的良药。而那些解决不了当务之急的理念,人生来就会排斥。不过不能否认拜仁博士的自我检测表挺有想法,他把好老师和差(美其名曰“一般”)老师的特点都分几块罗列出来,让老师为自己打分,发现自己的不足,进而有针对性地提高。可惜对于高考的针对性不强,名字听上去都没有像“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那么霸气侧漏,如雷贯耳。

说到了好老师,拜仁博士突然把手一偏指向正奋笔疾书的我,顿时一股凌厉的掌风扑面袭来。“他在美国学习过,一定能总结出好老师的很多特点。”拜仁博士对大家说,目光却充满期待地看着我。霎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我身上,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大家,在聚光灯下有点不知所措。突然,我想到了昨天晚上拜仁博士布置给我的思考题。原来他想让我在大家面前作报告啊。“那个,拜仁博士说,我在美国学习过,对那里的教育有了切身的体会,”我尴尬地翻译着,聚集在我身上的目光在慢慢地升温。”所以,一定能总结出好老师的很多特点。“话音刚落,几个老师的脸上就开始流露出笑意,似乎在静静期待着看我的好戏。“那么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交给他了。”拜仁博士对大家说完,就退至一旁。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轻声道:“记得那个作业吗?”

其实,昨天晚上回去我只是大概思考了几点,并没准备说出一套完整的演讲辞来。现在这个情况完全在我预料之外,一阵冷汗在我后背涌出。“只能即兴了。”我深吸一口气,屡了一下思路,便站起来开始了我的发言。我讲了五点,分别是学识(knowledgeable),和蔼(amiable),负责任(responsible),灵活(flexible),以及幽默(humorous)。针对每一点,我先是简单介绍一下,然后加几个切身例子作充分解释,尽量做到简单,清晰,连贯。我自然在幽默这一栏里加上了西班牙语老师Sr. Weyhing,这种情况不黑他一下就不是他学生了。发言完毕,老师们都很热情地鼓掌。我长出一口气,终于把此事给应付过去了。

拜仁博士看起来对我的演讲十分满意,还让我在白板上中英文对照着写出大纲。然后,他又以“心目中的好老师”为题,在老师之间展开讨论,回忆自己记忆中最优秀的老师。拜仁博士不需要我翻译他们的故事,他说这是教师之间的交流,我立马拍手称快。当讨论一展开,现场气氛就变得文艺许多。老师们或声情并茂,或真诚质朴,都眼望远方,追忆似水年华。让我映象比较深的是一位体育老师,他谈到了自己的武术师傅,如何关心疼爱徒弟,如何照顾他们的生活学习,真情实感让人感触颇深。就连拜仁博士也好像很理解似的不断点头,似乎被气氛感染了。

讲座的最后,拜仁博士在白板上画了一个山坡和一个大圆,上书“中国教育改革”。再在圆的一角下画上几个小人,写上南通市一中老师。他说,中国教育改革之路确实十分漫长而艰巨,而我们的力量也看起来很渺小,但是只要齐心协力,给大圆一点动能的话,那么惯性会带着它不断前进。现实来讲,一中的老师推行他的教育理念,成功教育学生之后中国各地的老师都会前来参观效仿,这样的话纵使是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就这样,在慷慨激昂的演讲之后,第一天的讲座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们把战场转移到了通大附中。这次的听众更多,而且不乏学校的领导层,甚至连成校长都会前来听课,所以我们的压力更大了一些。拜仁博士所讲述的内容跟第一天差不多,但因为是第一次来访,他开场时详细地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家庭和教学经历,还临时起意地给老师们展示自己在美国打到的猎物。在提问环节,通大附中的老师们更好奇美国的教育体制,以及美国老师的年薪。当然,说起年薪的时候,台下是老师们一片酸得发绿的目光。

美国的教学体制,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分成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公立学校几乎不要钱,人多,而且每个州都有统一的考试,情况跟中国的学校差不多。在我居住的城市里,听说一些高端的公立学校为了刺激学生学习,跟中国一样将成绩排名,然后以各种方式奖励优秀的学生。而私立学校就不同了,那里学费贵,人少,没有统一的考试,环境相对好一些。几乎所有人都明白,私立学校比公立学校好,其实也并不绝对,公立大学不是也有伯克利这种大牛么。比如说在一些人比较少的州,很多公立学校提供高质量的精英制教育,有的大学录取成绩甚至可以秒一般私立学校十条街。拜仁博士说美国大城市里的公立学校都比较差,因为那里黑人和拉丁裔(Hispanic,说西班牙语的人种,通常指拉丁美洲和墨西哥一带的人)这种少数民族比较多。这句话要是在美国这种极其敏感的国家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扣上“种族主义者”这顶大帽子的。但是平心而论,黑人等少数民族成绩差的几率比较高,这跟他们的家庭和生活环境有密切的关系。当然,必须要指出,少数民族也有数不清的杰出人才。除了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之外,美国有很多学生在家自学,比如说我们来自MIT的化学系主任的孩子们。这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美国的教育体制允许这样的人存在,而且,有趣的是,在家自学的孩子成才率还特别高。

下午,拜仁博士又让我讲述了好老师必备的几点,看来这算是他的保留剧目了吧。在他又详细介绍了那本自我检测表和使用方法之后,为时两天的讲座终于结束了,我的翻译任务也圆满成功。结束后,拜仁博士对我的翻译称赞有加,还邀请我去他的学校访问,他亲自带我去划船打猎,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其实我觉得自己在翻译方面还有很多缺点,比如说我的反应速度和措辞能力等等,能获得拜仁博士的好评,着实喜出望外。还要感谢南通市一中和通大附中给我的机会,让我有了做翻译的宝贵人生经历。

 

“还有,”拜仁博士亲切地对我说,“如果是你推荐给我的学生,我一定录取。前提是,他们要跟你一样优秀。”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